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被渣男劈腿,豪门继承人拉着我闪婚下载 > 第166章 强硬的手段

第166章 强硬的手段

    酒精侵蚀商褚言的理智,稍微一怂恿,他就开始上头。

    “你说得对。”

    他掏出手机,拨打一个电话出去。

    “十分钟之内,我要你把江予歌绑到我的面前。”

    电话那头的助理欲哭无泪,他是一个合法好公民,做不了绑架这些犯法的事啊!

    可老板的吩咐,他不得不照做,于是立马联系手下,安排下去。

    另一边。

    江予歌离开以后,心中的烦闷无限放大,莫名的想喝酒,她给西棠打了个电话。

    西棠很快给她回复:“你把现在所在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就到。”

    几分钟后,西棠开着一辆拉风的跑车,停在江予歌的面前。

    车窗落下,她摘下墨镜,轻轻抬了下下巴。

    “上车吧,我的小公主。”

    江予歌原本烦闷的心情,被她这一声称呼给治愈,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西棠伸出手揉了一把她的脑袋,说道:“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

    闻言,江予歌的眼神有些黯然,她回忆起曾经商褚言,也跟她许诺过类似的承诺,可惜人总是会变的。

    忽然,她的脑门上遭到重重一击,她立即从悲伤的情绪脱离出来,捂着脑门,泪眼汪汪的看向西棠。

    “你好好的敲我脑袋干嘛?”

    西棠恶狠狠地说道:“我跟你说话你都走神,我不敲你敲谁?”

    “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这个失恋的女人吗?”

    江予歌委屈巴巴。

    西棠无奈叹一口气:“予歌,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是人不能一直沉浸在悲伤里面,你要学会向前看,再说了,不是还有我陪在你身边,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那不是一大把,我就不信找不到比商褚言更好的男人。”

    江予歌思考了一下,抛开其他不谈,要以商褚言为标准来找的话,光是外貌和经济条件这两个方面筛选下来,还要跟她年纪差不多的,真没几个男人。

    显然,西棠也是想到这点,无语了一下。

    “大不了我养你一辈子!”

    以西家的实力,养江予歌一个闲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经过插科打诨,江予歌的心情好了许多,她们直奔酒吧,开了一间包厢。

    西棠提议道:“要不要给你叫几个帅哥来解闷?”

    “不用了。”

    江予歌摇摇头拒绝。

    就算跟商褚言真正的离婚,这么久的感情,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放下的,在这之前,她不想接触任何男人。

    酒过三巡,江予歌有些醉意,她推开西棠递过来的酒杯,嘟囔道:“不行了,我要去个洗手间,晚点我们再战。”

    西棠的酒量要比她好很多,几杯酒下肚看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看她轻微摇晃的步伐,心生担忧。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江予歌哪能让她看到自己的丑样,连声拒绝:“不用不用,我一个人能行!”

    西棠知道她的性格,没有强求,叮嘱了一句:“要是不行别硬撑着,记着打电话叫我。”

    江予歌点了点头,摇摇晃晃的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就在左脚踏进洗手间的时候,两个男人突然冲了出来,二话不说的抓住她的两只胳膊,往另一边方向走去。

    不是吧?这么倒霉,上个洗手间还能遇到绑架?

    江予歌喝了酒的缘故,双手有些使不上劲来,根本无法挣脱男人。

    “救命,有人在吗?!救救我!”

    显然谋划这场绑架的人早有准备,无论她喊得多大声,愣是没有一个人来帮忙,她的心头不禁上涌后悔的情绪。

    早知道就叫上西棠一起了。

    转念一想以西棠瘦弱的体型,两个人一起的话,说不定会一窝端,要是江予歌太久没有回去,西棠一定能察觉到出事,第一时间搬救兵。

    江予歌稳住心神,眼睁睁看着他们抓着自己上到顶楼的包厢。

    两个男人送她到包厢里面以后,光上门就出去了。

    一股浓郁的烟味和酒味扑鼻而来,江予歌忍不住咳嗽两声,摸索着包厢里排气的开关。

    她用手挥了下眼前的烟雾,终于看清包厢里坐着的人,居然全是熟悉的面孔,特别是坐在C位上的商褚言。

    原来,策划这场绑架案的幕后主使是他!

    怒火涌上江予歌心头,她气冲冲的来到商褚言的面前。

    “你发什么疯?找我就找我,干嘛还叫人绑架我?”

    大量酒精侵蚀商褚言的神智,这会儿的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听到熟悉的声音,他下意识的抬眸看去,脑海中想着的人儿,竟然出现在了眼前。

    他伸出手去触碰,还没有碰到就被江予歌打掉。

    “我在问你话。”

    商褚言沉沉的看着江予歌。

    “要是我不绑你来的话,你会见我吗?”

    “当然不会。”

    江予歌想也不想的回答,她现在恨不得离他远远的,最好一辈子都别再见面。

    商褚言没有再说话,只是那双漆黑的眸子,变得越发的幽深。

    江予歌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转移话题:“你叫我来做什么?有事快说,我还要回去陪西棠喝酒。”

    喝酒?

    商褚言下意识的问出口:“有男人?”

    江予歌冷哼一声:“有男人也不关你的事。”

    眼见着他们又要吵起来,上官煜看得直着急,出来打圆场。

    “褚言,你不是要跟予歌商议离婚这件事吗?”

    商褚言反应过来,大脑渐渐冷静下来,顺着上官煜的话说道:“我不同意离婚,条件可以随你开。”

    实话说,江予歌内心还是舍不得商褚言,可要她跟他重归于好,显然不可能了。

    或许是喝了酒的原因,她变得感性许多。

    明明做错事情的是商褚言和韩雨菲,凭什么要她来承担后果?

    她跟商褚言是明顺言正的夫妻,韩雨菲算什么?不就是个小三!

    为什么人人都站在小三那边,反而来骂她一个原配?

    江予歌吸了吸鼻子,忍住上涌的泪意。

    “要我答应不离婚也可以,我有几个条件。”

    商褚言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