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玄德 > 三百八十八 骠骑将军

三百八十八 骠骑将军

    返回凉州的道路依旧不好走。

    但是刘备顺利平定川蜀黄巾军的消息已经顺利抵达了雒阳,进入了皇宫,飞入了刘宏的耳朵里。

    而这些日子郁郁寡欢的刘宏真正的开怀大笑了一次。

    “还是玄德,还是玄德啊!唯有玄德才能真正为我分忧啊!弹指平定逆贼,轻而易举解除我的忧患,除了玄德,还有谁?阿公!除了玄德,还有谁是真心为我考虑的啊!”

    大笑之后,刘宏便忍不住擦起了眼泪。

    这倒也不怪刘宏,好不容易结束一年多的河东危机,结果还没放松一个月,帝国处处烽火,四州叛乱,换作是谁都要郁闷好一阵子,更何况刘宏这个心理素质不咋地的皇帝。

    而且除了刘备之外,其余三个新任州牧的成果非常有限。

    这倒也不能全都怪他们,他们没有刘备深厚的底蕴,没有刘备那么长时间的辛苦工作积累下来的成果,能够轻松带领强大军队平定叛乱。

    他们倒也学着刘备的“先进经验”,先后在三河之地、关东之地招募了一些兵马。

    三个人各自拿着朝廷给的钱粮和一些自己拉来的赞助,拉起了一万到一万五千人不等的起家军队,然后各自训练,各自招募愿意听从命令的起家人才团队。

    但是精锐军队不是那么好弄的,他们也没有刘备先期准备的起家班底,没有刘备锻炼起来的人才团队,没有刘备的《步骑操典》和丰富的实操经验。

    三个人里面,也就刘虞有一些威望和办理事务的经验,但是刘虞的威望和经验主要是在幽州锻炼起来的,他的威望在幽州比较大,并未涉及到其他地区。

    黄琬和刘焉就更不用说了。

    在三河地区,他们三个人的威望名声绑在一起都不如刘备一个人。

    所以能通过资金招募军队,但是麾下的人才团队组成就比较难看了,军队的战斗力也差不多可以忽略不计,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能够锻炼军队的战斗力。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他们面对的敌人也不是什么强大的敌人。

    黄琬抵达汝南郡之后,和汝南黄巾展开一场又一场的小规模战斗,有时候打赢,有时候打输,总体上维持了战局,并且成功遏制了汝南黄巾的进一步扩张,算是略有战绩。

    但是想要调动整个汝南的资源为他所用,还是比较困难的。

    尤其在豫州这个充斥着大量阀阅家族的中原大州,更别说汝南郡更是群贤毕至、群魔乱舞,今文学派的生死大敌袁氏就在汝南。

    袁隗得知黄琬出任豫州牧的消息,对黄琬那是恶意满满,私下里上窜下跳的联系了不少在豫州做官的门生故吏,让他们不要忘记给黄琬上眼药。

    黄琬区区一个豫州牧,我可是实权司徒,你们可要想清楚,如果一味跟随黄琬坏了事儿,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于是在黄琬征战汝南郡的过程中,他的后勤总是会出问题,有些时候明明击溃了黄巾军,却因为后勤跟不上而无法扩大战果。

    黄琬对此非常愤怒,心里也知道这是袁隗在搞鬼,于是他上表朝廷控诉袁隗操纵地方官员坏他的事情,袁隗则一脸无辜的喊冤叫屈,然后大撒币给宦官们,买通宦官帮他说话。

    近水楼台先得月,收了钱,宦官们就要办事。

    张让选择出手,于是黄琬的申诉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刘宏对此事也并不知情——张让并不想让刘宏知道太多对他不利的事情,尤其在刘宏愿意信任他、且情报网络主要掌握在张让手中的情况下,张让更不愿意让刘宏知道太多了。

    刘宏知道的越多,对他的限制就越大,而且就实际情况来看,刘宏因为前段时间过于忙碌且忧心,都没有时间好好儿的享受生活,现在正在加倍补回来,恐怕也并不愿意知道太多事情。

    知道的越多,越忧心。

    黄琬多次申诉没有效果之后,便知道自己这个豫州牧在豫州其实没有太大的话语权,想要建立起威望和巩固的地位,尚且需要战功、时间和手腕。

    不是当了豫州牧就能成为豫州主宰的,他要顾虑的事情太多了。

    这样一想,黄琬就忍不住开始羡慕刘备了。

    凉州虽然是个穷地方,但是凉州也没有袁氏这种庞然大物能从中央到地方给他编织一张罗网,使他挣脱不开,十分无奈。

    他只能戴着镣铐跳舞,还要想办法跳得出彩。

    何等艰难。

    与黄琬的艰难相比,刘虞和刘焉要相对好一些。

    刘焉抵达徐州之后,也算是尽心尽力的和徐州黄巾作战,但是徐州黄巾军数量大,刘焉带去的军队和徐州当地能征调的军队数量不够,战斗力一直半会儿够不上,所以战况并不太好。

    不过刘焉这边的装备相对比较好,所以干起仗来勉强不落下风,暂时能和黄巾军打个五五开。

    刘虞就不一样了。

    抵达青州之后,靠着自己曾经成功经略幽州的经验,提出了以安抚为主、以剿灭为辅的手段,力求和青州黄巾和谈,而不是主动开战,他希望用自己的诚意感动青州黄巾军,使之放弃作乱。

    但是目前还没成功。

    决定造反的老百姓没那么好忽悠,更不存在轻而易举相信一个陌生的官员,刘虞想要用诚意打动他们,难度还是有点大的,所需要的时间也是比较长的。

    这三个人的成果都比较有限,不过三个州的乱局也算是有了直接责任人。

    作为第二责任人的刘宏在刘备解决了益州黄巾军之后,也算是狠狠的松了口气,心情稍微畅快了一点,然后就准备给刘备升官儿。

    刘备给他解决问题,给他送来了战利品,让他很是舒爽,这一舒爽,就要赏。

    之前刘备已经是车骑将军,而原先的骠骑将军张温因为河东危机的事情被罢职了,骠骑将军一职空缺,刘宏大手一挥,就决定把这个职位交给刘备。

    骠骑将军为汉武帝始置,金印紫绶,位同三公,刘备升任骠骑将军之后,虽然没有三公的职位,但是在政治地位上,已经与三公持平了。

    刘宏认为这个职位和刘备非常匹配,然后又大手一挥,给刘备加了两千户食邑,让刘备范阳侯的食邑达到了一万两千户,高高在上,为当世第一。

    刘备部下们的奖赏升迁等等,也完全遵照刘备的意思予以认可,朝廷不作任何改动。

    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刘宏打算好好儿的放松一下,给自己放个假,缓解一下连日操劳带来的疲惫,但是张让并不打算让刘宏就那么轻松的休息了。

    他还有事情想要搞一下。

    这个事情与何进脱不开关系。

    准确来说,这件事情倒也不是张让一头热的私人行为,刘宏对于这件事情倒也上了心,没有觉得很麻烦——

    张让向刘宏进言,建议刘宏在雒阳现有军队体系之外,重新招募壮丁,编练一支直属于皇帝的新军,用以拱卫皇权、维护天子的地位。

    PS:昭和老奥们终究还是抵不过时间流逝,虽然我看杰克看得不多,但是作为一个五六岁就开始看奥特曼的人来说,还是十分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