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莫总真香 > 第二百六十章 大结局

第二百六十章 大结局

    小时候楚擎最期盼的就是年夜饭这顿带硬币的饺子,莫裕辉见他眼睛都亮了忍不住的笑,这小财迷的样子真是暴露无疑,楚擎特意将饺子皮杆擀的不大,饺子也不大,这样那人就能多吃几个了。

    楚擎的眼睛就像是X光一样的在饺子上扫描,莫裕辉难得的也对着小时候期待的吃硬币燃起了两分兴趣,只不过他胃不好,吃不了几个。

    楚擎其实倒是也没有多么想吃到钱,只不过是过年的一个小环节,他就是今天能吃出来十个钱也不用幻想着能比对面的人更能赚钱,但是这样的气氛却很好,反正他们两个在一起,谁吃到都是发财嘛。

    只是越是着急越是吃不着,楚擎一连七八个饺子下了肚子也没有看见半个钢镚的影子,莫裕辉吃的慢,楚擎一口一个吃了八个,他才刚刚将第二个吃下去,就在楚擎吃的眼睛都已经冒绿光的时候莫裕辉微微讶异一声

    “承让了。”

    果然被那人咬开的第三个饺子里赫然有一个一角的硬币,男人笑着将那个硬币捡出来,吃了剩下的饺子,楚擎却不觉得失落,而是狗腿的给那人又添了点鸽子汤。

    “看来今年莫总也财运兴盛啊,我可得好好抱紧金主的大腿,我就说嘛,这硬币就得你吃到,指着我那点工资咱家怕是别想着发家致富了。”

    男人看着他这幅就盯着他口袋的样子微微眯了眯眼,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和小孩儿一样。

    “那小擎可要听话,不然是要扣零用钱的。”

    “听话,咱家你说了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嘛,我还是很识时务的。”

    楚擎话接的那叫一个从善如流,莫裕辉忍不住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虽然硬币已经被吃出来了,但是楚擎依旧抱着浓厚的热情将后面的饺子一扫光了,开玩笑这可都是他家老头包的,可不能浪费。

    两人吃完也已经十二点四十多了,楚擎简单收拾一下就扶着那人在屋里走了走,这一天也挺折腾的,莫裕辉的身子本就不适合熬夜,这样一大天下来早就累了,只是刚刚吃了饭楚擎怕他肠胃不舒服,还是带着人走了两圈消消食才坐着电梯上了楼。

    饭后不宜泡澡,楚擎两人简单的淋浴就上了床,看着换成红色睡衣的美人,他没忍住上去亲了一口

    “莫先生你真是长得秀色可餐。”

    “又说着没头没脑的。”

    莫裕辉的脸皮自然是比不上一边这个在他身边腻歪着的家伙的,楚擎也知道他累了,自然是不敢胡闹的,帮他揉了揉腰背就搂着人睡下了。

    两人一整个春节都是这样平淡温馨地在家度过的,过了十五楚擎重新带着男人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心脏,觉得可以适应飞机的时候就订了机票出国,楚擎经过了一系列的检查,也找到了一位愿意代孕的志愿女性,两人对她都是万分的感谢。

    这个女孩子的爱人在之前的一次M国的动乱中受伤,无法再有孩子,夫妻俩已经领养了一个混血孩子,只是她的爱人对不能让她亲自孕育孩子有些愧疚,随着同性婚姻的开放,他们便想着可以做一个志愿妈妈,帮着代孕,自己弥补了遗憾同时也成全了另一对爱人。

    时间就是这样飞逝过去,楚擎在三月初就正式去了研究所报道,莫裕辉说要搬回市里,楚擎却比较犹豫,毕竟他知道莫裕辉是喜欢这在这院子的。

    “再过几个月有了孩子,这边就是有电梯也不太方便,搬过去吧,那边小区热闹些。”

    听了男人这样说楚擎才点头。

    “大哥哥,孩子要和你的姓。”

    一天晚上楚擎洗漱后上床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莫裕辉从书中抬起头来,刚想说什么就听青年接着出声

    “这孩子是我们两人的孩子,和你的姓再好不过了,好不好。”

    莫裕辉心口有些发热,他自是明白他的意思的,也好,这是他们的孩子,最后小家伙的名字被定了下来,叫莫宇。

    在预产期还有十天时候楚擎和莫裕辉就飞去了M国,但是等真的到了生产的那天,他们两个加上女孩儿的丈夫都却都有些慌了神,好在一切都顺利,莫裕辉让孩子和那一家三口合了第一张影,感谢有她们才有他的出世。

    那对夫妻亲了亲婴儿的额头就将那襁褓交给了他们

    “感谢你们,你们以后随时都可以来看他,我们以后来M国也会带着他来看你们的。”

    莫裕辉抱着孩子,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谢他们

    “好啊,以后我们去了Z国定去找你做导游。”

    女孩儿的性格很是爽朗,他们夫妻拒绝了莫裕辉和楚擎在物质上的感谢,但是莫裕辉还是为他们的孩子那个三岁混血的漂亮小姑娘成立了一个成长基金,希望她可以平安健康的长大。

    两人在M国住了两星期就带着孩子回国了,楚擎看着他软软糯糯的像个小团子就将小名定成了糯糯,自从有了小糯糯,莫裕辉几乎想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他身上,这孩子的眉眼像极了楚擎小时候。

    家里请了一个育婴师和一个做饭的阿姨,楚擎白天上班,莫裕辉就在家陪着小糯糯,纵使有育婴师,但是很多时候他都是亲自照顾孩子,那上心的程度连楚擎看着都眼热,他是怕那人本来身体就不好这样下去要熬坏了,晚上他都是马不停蹄的回家,晚上照顾小糯糯的重任就被他揽了去,莫裕辉也不和他抢,总是坐在一边眉眼含笑地看着那一大一小。

    他有时会忍不住的想,幸福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一家三口,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在一起就好,楚擎哄睡了孩子回到房间就见那人有些出神,他凑过去亲了亲他的面颊

    “想什么那?”

    “我想啊,我现在很幸福。”

    男人转身看着这个年轻人,眉眼间的笑意柔软如烟

    “我也是。”

    楚擎这一次吻上了那人的唇角。

    作者有话说:

    到这里就完结了

    番外    你怎么这么能“折腾”?

    小糯糯刚出生的时候其实只有五斤,算是比较偏瘦小的婴儿,身上粉粉,嫩嫩的,甚至小手都可以清晰的看见血管,楚擎那时候都不太敢抱他,都是莫裕辉照着护士教的方法抱的比较多。

    两人家里都没了老人,连个有经验的也找不到,又都是头一次当爸爸回国就赶紧让找好的育婴师来了家里,莫裕辉总担心孩子太小会不会身体太弱,每日几乎除了吃饭睡觉都是不挪眼睛的看着他。

    “没事的,这孩子哭声大有力,身体挺壮实的,等到满月准会又白又胖的。”

    这育婴师快50的年纪了,带过很多孩子,上一家的孩子一直看到快3岁,本来准备退休的,因为经验多还细心硬是被楚擎找人出双倍的价钱给留下了。

    听见她这么说,莫裕辉才算是微微放下些心,只是带孩子是辛苦的事,楚擎特意请了半个月的假在家陪他和孩子。

    “我发现我找到规律了。”

    楚擎再给儿子再一次换了尿布之后抬头说,莫裕辉见状问他

    “什么规律?”

    “他一天就是个睡,只要一醒一哭不是吃就是尿,奥对,还有拉。”

    莫裕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看了一眼还在婴儿床里睁着眼睛的儿子,爱怜地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蛋

    “糯糯我们不听他的,我们除了吃还会玩啊。”

    楚擎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从这小子出生,莫裕辉几乎全副心思都放在了他身上,白天喂奶换尿布基本都是亲力亲为,若不是因着他的身体楚擎实在不准他熬夜,晚上也定然要守在孩子身边的。

    满月的时候莫裕辉请了摄影师来家里给小糯糯拍照片,真像李阿姨说的那样,这孩子到了满月长得白白胖胖的可爱,三口人还合照了几张全家福,孩子满月了就看起来精神不少,楚擎的假期时间到了,家里就剩莫裕辉和两个阿姨,一个负责做饭一个照顾孩子。

    小孩子很见长,开始一天一个样,孩子似乎也知道这个父亲天天陪着自己,格外的粘莫裕辉,晚上楚擎回来要抱他只要稍稍不满意就开始哭,长大了点力气也大了,自然哭声的穿透力更强了,楚擎开始耐心的哄他,但是怎么哄小家伙也不满意,莫裕辉都怕儿子嗓子哭坏了,赶紧接过来,熟练地拍拍亲亲,很快小家伙就不哭了,小脑袋还一个劲的往莫裕辉的怀里扎。

    两人都发现了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就是莫裕辉胸前的位置让小糯糯吐着口水给弄湿了,楚擎一下就笑了出来,实在这个地方太不可描述了

    “糯糯,你快住嘴,你再舔你爸爸也没有奶给你吃。”

    莫裕辉见他笑抬起头白了他一眼,小孩子的天性似乎就是这样,只要他躺到莫裕辉的怀里就会将脸冲着他的胸口,嘴还要贴着,莫裕辉纠正了他好多次也没有用,所以楚擎每次下班回来都能看见他胸口那里湿了一片。

    开始还觉得好笑,但是后来他越想越觉得这小子是在占他男人的便宜,所以每次都会把他脑袋转过来,小东西似乎就和他对着干,一动就哭

    “好好,我们不动,不动。”

    说着莫裕辉就把楚擎的手给拍下去了

    “这小子就是来和我作对的。”

    晚上好不容易哄睡了小家伙,楚擎扶着莫裕辉回房,这人身体经不住折腾,面上已经满是疲态,他带着人去泡澡给他轻轻按了按后直接将人抱出来。

    “自从有了那个小崽子你都瘦了一圈了,明天周末多睡一会儿,我看着他。”

    抱着人到床上,他心疼地搂着又瘦了的腰身说,莫裕辉抬手揉了一下他的头发,声音有些戏谑

    “你别是想打他吧?”

    这家伙这两天看着小糯糯就是恨不得咬他一口的样子,看的他有些好笑。

    “不打不打,顶多捏一捏那脸蛋上的肉,这小东西太能吃了,肉长的太快了。”

    “刘阿姨说是正常的,这么大的宝宝都是这样的。”

    楚擎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了莫裕辉回房陪他睡觉,恨不得蹭到他身上去腻歪,突然他目光向下扫到了那人新换的睡衣上,眼中有些不怀好意,低头就隔着衣服亲上了那人胸前,莫裕辉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他在干什么,立时就要躲开,却见身前那个大脑袋也跟着拱了拱

    “那小子天天占你便宜,这下你还不补偿我?”

    楚大少的语气极其的委屈

    “他才一岁,你都多大了?”

    莫裕辉气笑了

    “不管,我也要亲,我们都是老夫老妻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男人脸皮薄,加之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之前的一年的时间里两人虽也做过,但是基本都中规中矩,楚擎不敢闹他都是躺到极其配合。

    楚擎很快就坏心眼地将手伸了进去,还解开了扣子,怕他不好意思还将灯关了,只留了一个昏暗的小床头灯,他这般上下其手蹭来蹭去的弄得莫裕辉也有些冒火,他轻轻拽住那孩子的后脖领

    “你可不要后悔。”

    楚擎这会儿倒是心里有些打鼓了,他倒是没什么,只是这人累了一天行不行,莫裕辉太了解他,看了他的眼睛就猜到他在想什么,他真是有些无奈还有些气,伸手像捏小糯糯的脸蛋一样地捏了捏他的脸

    “这会儿向后缩了?刚才干什么去了?”

    刚才就想亲亲那里嘛,好吧,这话楚擎没敢说,不过这晚两人还是进行到底了,楚擎因为方才惹了他表现的非常配合,不过莫裕辉毕竟体力差,又累了一天后面也就由着楚擎抱着,一切结束楚擎看着那个靠在床头还喘息不止甚至带出轻咳的人才开始后悔心虚。

    “过来。”

    男人微微冲他勾了勾手指,楚擎自然赶紧过去

    “你还真是能折腾。”

    “下次不敢了,我给你按按,明天多睡一会儿,我看着那小崽子。”

    楚擎一边按摩一边帮他顺着心口,心里默默想着以后还是要减少频率,嗯,身体最要紧。

    番外  三家都凑不出一个小棉袄(糯糯满岁)

    小糯糯会跌跌撞撞走路时刚好一周岁,小东西的第一个生日楚擎本想好好办一办,主要是也想着借着这个机会和莫裕辉浪漫浪漫。

    这一年这人真的是一整颗心都扑在了儿子身上,连工作都碰的少了,他知道他是不想错过孩子的每一个阶段。

    不过本来最宠着孩子的莫裕辉却反而不打算大办了

    “就请几个好友来家里吃顿饭吧,小孩子还是不要动静太大了。”

    老一辈也有说法说小孩子的生日不要大办,楚擎只是没想到那人还真的信,而后一想他也明白了,其实莫裕辉不是相信这些的人,他只是太在乎糯糯了。

    小糯糯生日当天来的人还真不多,不过是苍野和沈炎他们两对,外加李竞和林重。

    “我听说林重和李竞好像搞在一起了?”

    楚擎一边逗糯糯一边一脸八卦和莫裕辉说,男人抬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什么叫搞在一起?李竞独立开了一家康复机构,是林重投资的。”

    “你确定他只是投资,没有想着借口追人?”

    “好了,来了你就知道了。”

    下午人都陆陆续续过来了,苍野和宋熠不放心孩子在家,直接把小佑佑带来了,佑佑小朋友比糯糯小三个月,热爱吐泡泡,一进来就呜哇呜哇不知道在说什么。

    看见了刚刚能站在地上迈两步的糯糯立刻伸出手去,莫裕辉给两人泡了茶,就伸手逗着宋熠怀里的孩子,佑佑还真被他吸引了注意力,莫裕辉冲他伸出手

    “给莫叔叔抱抱好吗?”

    平日里脾气大的小包子此刻提溜着大眼睛看着莫裕辉,半晌看了看他伸出的手,还真的伸着小手要过去,莫裕辉小心地接了过来,熟练地低头哄着怀里的小人儿

    “哇~”

    一声巨大的哭声瞬间响了起来,连几个大人都惊了一下,地上正被楚擎半抱着学走路的糯糯正少有的嚎啕大哭

    “怎么了是摔了吗?”

    莫裕辉看向儿子的方向,楚擎正好好的把着他呀,糯糯边哭边向莫裕辉伸手,那哭声之大之委屈,一瞬间鼻涕眼泪就流了满脸,楚擎这才明白小家伙怎么想的

    “没摔,这小子是吃醋了,人不大还是个醋缸。”

    小家伙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莫裕辉怀里的佑佑,这下大家都懂了,连苍野都笑了,他拿出了一个小花棒玩具,撑着沙发起来到了糯糯面前,楚擎正给儿子擦那一脸的鼻涕眼泪

    “糯糯,苍叔叔抱好不好?”

    苍野这段时间也是休养在家,时常会和莫裕辉走动,糯糯对他倒是不陌生,再加上好像每次见到这个叔叔都有很多好玩的,此刻一下就被他手里的玩具吸引了注意,抽搭了两下不哭了,苍野见他不哭了才蹲在地上抱起他。

    佑佑是个心大的主,见自家爸爸抱着别人还在傻笑,边笑边流口水,没一会儿沈炎两人也来了

    “小葡萄那?”

    小葡萄是这三个里面最大的,比糯糯大三个月,已经十五个月了,会走路了,闹腾的很

    “放我妈那了,那小崽子现在可闹腾了。”

    沈炎一脸的深受其绕,齐暮夜进屋就看见了两个小家伙,将礼物递了过去,随后林重和李竞就到了,楚擎的眼睛饶有意味的在两人身上来回饶

    “你眼睛抽筋了?”

    李竞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转身就去看两个发面团子一样的小家伙了

    “哎呦,太可爱,给我抱抱给我抱抱。”

    他伸手就想抱,可惜两个小家伙都是见到他就躲,林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语气颇为嫌弃

    “你看看你这人缘混的,来叔叔抱。”

    随即佑佑见到这个怪叔叔伸过手要抓他就赶紧抓紧了莫裕辉的衣服往他怀里缩,撇着小嘴眼看就要哭,莫裕辉赶紧拍掉了林重的手,搂着小家伙哄了哄

    “乖宝儿不哭啊,叔叔带你去看好玩的。”

    莫裕辉赶紧带着小家伙到为生日布置的气球树前面,这才止住了一场洪水,李竞直接过去一巴掌拍在了林重脖子上,给了他一个大脖溜子

    “你人缘好?”说完就哼着曲子走了。

    今天的菜除了阿姨做的,还有楚擎直接在外面定的,下午五点开饭,楚擎打开了之前定的一个三层的小汽车蛋糕,插上了蜡烛,宋熠去关了灯,一圈人围着那个带着小皇冠的小糯糯唱了生日歌,楚擎举着儿子对着蜡烛和大家一起吹灭才正式开饭。

    “你看你多有面子,来给你过生日的都是大佬。”

    楚擎给莫裕辉盛了汤就自己担任了喂儿子的重任,看着这一圈的人忍不住打趣,这一桌可不是谁都能请到的,竟然今天聚齐是为了个穿尿不湿的。

    之前几人也聚过几次,但是有宝宝以后这么齐还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小葡萄周岁生日。

    “下一个就是佑佑了,时间还真是快。”

    莫裕辉隔着人逗了逗小家伙。

    “是啊,我的妈,太闹了,我现在觉得我头发都在掉。”

    沈炎今天终于脱离了儿子的魔爪,吃的那叫一个香,他已经好久没这么安静的吃顿饭了。

    “这才哪到哪,七八岁讨狗嫌,难熬的日子在后面那。”

    宋熠一边喂儿子吃饭一边说,他说完楚擎也开口,语气颇为不解

    “你说怎么三个小崽子怎么都是臭小子啊,连一个生闺女的都没有,三家都凑不上一个小棉袄,这也太不符合概率学了啊。”

    莫裕辉听见这话也笑了,还真是,三家都是小男孩,楚擎一下就将目光转到了李竞和林重的身上,那目光满满的不怀好意

    “你能不能别这么看我,怪渗人的。”

    李竞将排骨的骨头吐出去说

    “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就靠你们了,你们这可得争点气,以后我们能不能抱到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就靠你们了。”

    林重听见这话倒是没什么,李竞一口红酒差点喷出来,就听那货在他耳边说

    “听见没,我们可得努力。”

    却没想到楚擎还真的说中了,以后他还真的抱到了这俩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