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烈火燎原 > 第63章

第63章

    期中考试定在周四周五,  程灼这周加班没那么厉害,说让原雨考完给他打电话,他接他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

    谁料刚从考场走出来,原雨先接到了部长蒋铭的电话。

    “现在?”他抬头看了眼变暗的天色,  觉得部长可能是疯了,  “有什么活不能明天再说啊?”

    怎么会有人约饭点开会约上瘾的?

    “很急啊,  你就来一下。”蒋铭笑嘻嘻地,“不就晚几分钟吃食堂,  我请你吃还不行?”

    “但是,”原雨顿了顿,“我约了人啊。”

    “……”

    电话那头诡异地沉默了一瞬,  三个室友也回过头来看他。

    “那就不吃食堂——总之你还是来一下,不会耽误很久的。真有急事,你快点啊!”蒋铭匆匆嘱咐了一句,便把电话挂了。

    原雨拿着手机和室友们面面相觑。稍顷,  他无奈地笑了一下,说:“你们先走吧,我得去一趟部长那儿。”

    徐望并不在意学生会,  他在意的是:“你今天有约。”

    “对,怎么了?”原雨没明白。

    林清:“今天光棍节。”

    “?”原雨低头看了眼手机,  这才发现今天正好是11月11日。

    但,这又怎么了?

    看见他茫然的神色,宋陌叹了口气,  这话有些扎心,但他还是说了出来:“现在的光棍节除了是购物节以外,  也可以是情人节。所以,你是跟你对象吃饭?”

    他很好心地用了“对象”而不是指明性别的“男朋友”这个词。

    那边林清和徐望都在对他虎视眈眈,  原雨一怔之下,很快笑了。

    徐望努力了半个学期,还是没能找到对象;林清很努力地打了新生篮球赛,却一个找他要电话的姑娘都没有,也因此,这两个人对他脱单这件事非常怨念。

    “确实是跟对象吃,但不是因为光棍节,只是正好周五有空罢了。”原雨笑着说,“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单身有那么痛苦吗?”

    徐望幽幽地:“你不单身你当然不懂这种痛。”

    原雨:“那就去追你的班长。”

    徐望:“这个人还搞人身攻击耶!我们孤立他吧!”

    没人理他。

    徐望茫然回头:“你们怎么回事?”

    宋陌:“我们也觉得你应该去追班长。”

    林清满脸同情:“你前天做梦还喊了班长的名字,我们都没好意思告诉你。”

    徐望战术后仰,一脸震惊。

    半晌,他仓惶回头,看向原雨。原雨无情地冲他点了点头:“林清还给你的梦话录了音呢。”

    徐望:“……”

    徐望:“啊!!!”

    ……

    告别室友之后,原雨匆匆赶往约定地点。

    其实今天这事有点怪,从前蒋铭约开会都会把具体的教学楼和教室号告诉他们,今天跟他说的却是某个教学楼的楼下。

    这个教学楼是最靠近校门的一幢楼,原雨怕程灼提前过来,走过来的路上给程灼发了条消息说明情况。自从程灼拿走校园地图之后,很认真地背了一遍,现在对哪幢楼是“博学”哪幢楼是“求知”了解得一清二楚。

    然而原雨到了地方,却发现学生会干事一个都不在,只有蒋铭在楼底下等他,手里还拿着一束不算很大但插得很漂亮的花。

    原雨:“……”

    他慢慢走过去。

    蒋铭看见他,歪了下头,笑起来,既懒散又浪荡。他把花往原雨怀里一塞:“给你。”

    “你这是干嘛?”原雨一脸莫名。

    “追你?”蒋铭挑了下眉,“你应该是gay,我没感觉错吧?”

    “没错是没错,但是……”原雨把花递回去,“这花我不能收,我有男朋友了。”

    蒋铭有点惊讶。

    他倒也爽气,闻言把花拿了回来,想了想,又问:“那我还能等到你和你男朋友分手么?”

    “应该——”

    话音未落,身后传来一个好大的声音:“原雨!”

    原雨回头一看,程灼不知何时走过来了,正双手插兜,一脸不爽地看着这边。

    他穿着身长风衣,下摆在夜风里猎猎作响,往那儿一站就足够吸引人视线。

    原雨笑起来,回过头,冲蒋铭说:“应该不能了。我男朋友来接我,没事我就走了啊,拜拜。”

    他挥挥手,朝程灼跑了过去,一直冲到面前才停下。

    程灼磨着牙:“我还以为你至少得冲过来给我一个拥抱。”

    原雨抬头看他,眼睛里亮晶晶地:“怕撞着你。”

    说完,他稍稍垫脚,当着周围的人来人往,往程灼唇上啄了一口。

    再没回头看,他抓起程灼的手往校外走:“走啦,饿了。”

    程灼倒是回头看了好几眼,总觉得那哥们儿的身影有些萧瑟:“那又是哪儿冒出来的追求者?”

    “就是我们部长。”原雨心情挺好,笑眯眯地说,“正好借机跟他说清楚了。”

    程灼撇了撇嘴:“挑的什么鬼日子……”

    “不就是光棍节嘛,我们也没必要特地把这个日子当情人节吧?”原雨问,“那歌怎么唱的,‘只要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

    “不是!”程灼怒气冲冲地打断他,吼完,又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跟谁说话,火气倏地一收。

    原雨愣了愣:“怎么了?”

    程灼深吸口气,看了看四周。

    天黑,他俩拉拉扯扯的,竟然也没几个过路学生在看他们。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尽管周遭很乱很吵,他还是有一瞬间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稍稍让人降低了一些羞耻感,程灼别开视线,有些别扭地说:“……今天是我生日。”

    原雨瞪圆了眼睛。

    “你怎么不早说???我都不知道——”他难得那么急,“我没准备礼物!”

    “我不要礼物,又没什么缺的东西。”程灼抓着他乱挥的手往自己的口袋里塞,“陪我吃顿饭就好了,我订了金贸顶层的旋转餐厅,然后……”他抿了抿唇,“今晚陪我?”

    以往周五原雨是不太去他那里过夜的,不过今天,原雨想都没想就点了头。

    ……

    说是不用送礼物,原雨倒也不会当真。

    第二天一早,他拖着几乎像是被车碾过的身体去了趟超市,回来就开始按照网络视频里教的步骤研究怎么烤蛋糕。

    程灼就在边上看着他:“你真的没关系吗?”

    “我觉得应该能成功。”原雨做得很认真,头也没回。

    “不是,我的意思是……”程灼看着他的后腰,用指节蹭了蹭鼻子,“你……不疼吗?”

    这是程灼第一个和原雨一起过的生日,所以昨晚……他有点过分了。

    闻言,原雨动作一顿,幽幽地转过脸,看了他一眼。

    程灼抿了抿唇,有点尴尬。

    “其实……”

    “嗯。”

    “……挺舒服的,你下次可以继续这样。”原雨重新低下头,慢吞吞地说,“我很喜欢。”

    “……”

    程灼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转进闪了腰。

    半晌,他才低骂了一句,走过去搂住原雨,在他后颈处轻轻嗅着:“小雨,我真的会死在你身上的。”

    “那也没什么不好的。”原雨自然而然地把身体往后靠了靠,在盆里打了颗鸡蛋。

    ……

    傍晚,原雨手制蛋糕正式出炉——戚风蛋糕加新鲜水果夹心,原雨打了最简单的白色奶油,没有别的装饰了。这应该是程灼这辈子吃过的最简单的蛋糕,不过他还挺开心的。

    也觉得,特地拒绝了妈妈一起过生日的邀请,并不亏本。

    他妈预产期将近,最近都在医院里,说陪他过生日真的只是美好的愿景。程灼一不想招叔叔烦,二也不想麻烦他妈,只让她好好养胎。

    结果还是出了意外。

    程灼在他的“温柔乡”里浪了几天之后,听说他妈生产时间提前了,便提了点孕妇用品去了医院。

    他妈保养得还算好,几小时之后,顺利生下了一个小姑娘。

    刚出生的婴儿皱巴巴的,丑得很,程灼看了一眼,却意外的没觉得她难看。

    他心里那种愤世嫉俗的恨意好像不知不觉消散了很久,又多了一个来分享母爱的新生命,他却已经不会再激动了。

    反倒是Michael不爽了一阵,直到这个小婴儿退去黄疸,变得白白胖胖的,他才好一点。

    程灼差点没笑死,点着他的脑袋说:“你这个颜控。”

    “那也没有什么办法,”Michael说得头头是道,“谁会拒绝漂亮妹妹呢?”

    是啊,谁会拒绝呢。

    既然父爱和母爱这么多年前就已经抓不住了,横竖要跟人共享,漂亮妹妹总比弟弟可爱吧?

    程灼抽空来医院陪了妈妈一阵,选了个天气挺好的日子,把原雨的事跟她说了一声。

    他妈仔仔细细听完,偏头想了好一会儿,忽然笑起来:“当初带你走的时候,你分明还说自己对杨槐毫无留恋的。”

    “……啊,”程灼忽然没绷住表情,笑起来,眼神有些怀恋,“那时候我以为我不想他。”

    谁知道后来……

    “也挺好的,妈妈很高兴你能找到自己爱的人。”女人温柔地看着他,“爱能使人变得强大和完整。小灼,妈妈一直觉得亏欠你,你能有他,妈妈放心很多。有时间,把那孩子带来吧,我想见见他。”

    “也行。”程灼忽然想起来,“他一直不肯陪我去留学,说不想花我钱,你替我劝劝他。不然我真不想考研了。”

    “……”他妈无奈地说,“小灼,你马上就要23岁了,处理事情能不能成熟一点?”

    “我不。工作上保持理智就够累的了,怎么私生活还不能任性一点了?”

    程灼说得理直气壮,仿佛他又回到了9岁以前。

    家庭还圆满,还有人爱,还是个大少爷的时候。

    女人看着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真好,她得好好谢谢那个孩子才行。

    ……

    过了几天,原雨准备了见面礼,跟着程灼来了医院。女人谁也没留,把所有人赶出病房,单独跟他说话。

    程灼妈妈是个温柔而刚强的人,尽管她有很多年都不在程灼身边,但原雨还是能从她身上感觉出来,程灼身上那些让他觉得闪闪发光的东西都是从哪里继承来的。

    不仅是程灼妈妈感激他,其实他也很感激她对程灼的养育。

    更何况,没有那些阴错阳差,他或许也不会认识程灼。

    午后,程灼带他回了家。

    “我妈跟你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原雨看了他一眼,“跟我说了你4岁还尿过床的小故事。”

    “……???”程灼惊呆了,“我妈怎么回事???”

    原雨看够了他惊讶的表情,才笑眯眯地亲了亲他,补上后面的话:“她跟我说了很多你小时候的事,想跟我说你是个好孩子,希望我一直陪着你。但是……我也没打算走啊。”

    “那你又不肯去留学……”

    “知道了。”原雨摸了摸他的脸颊,“我陪你去就是了。”

    “?”

    程灼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天渐渐冷了,两人都穿得挺厚,好在家里有地暖,程灼上了头,直接把原雨的外套扒了。

    “急什么。”原雨按住他的手,“先上楼,有事跟你说。”

    程灼确实很急,他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拖着原雨上楼。

    谁料二楼楼梯口早已被花瓣占满了空间,洋洋洒洒的玫瑰花瓣一直铺到小花厅,红金两色的气球散落在墙角,最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爱心摆件。

    “走个仪式,”原雨看着他,“我们结婚吧?”

    “……”

    程灼几乎气笑了:“不是,上回你不同意,是擎等着自己求婚呢?这种事不是应该我来做吗?”

    “床上都让你干了,这种事还不能让我做啊。”原雨嘀咕着,“那我也是个男人啊。”

    “……”程灼说不过他,“行行行。”

    “程灼。”原雨低下头,抓起他的手,双手一合,将那只手禁锢在掌心,“我等到你了。”

    在那些等待的日夜里,他曾经想过。

    他是火,他是雨,他们两个之间这场经年旧梦,最终总有一个人要死去。

    他烧尽他,或是他浇熄他。

    又或者,在这场碰撞里,他们都会变成另一种,更适合彼此,能天长地久的样子。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写完了,求一下预收(都是主受文)。

    abo豪门狗血文《重生后渣A还在对我单相思》&师兄弟年下仙侠爽文《仙门只能靠我拯救了》。

    本来准备了很多完结感言,写到这里又觉得没必要写,就不写了,有机会再给大家讲讲这本书的灵感来源吧,希望诸位看得开心~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