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独占她的甜 > 第54章

第54章

    “Boss,我们马上要到了。”杰勒米坐在副驾驶上,提醒后方的人说。

    “嗯。”席承正看着手机,闻言视线转向窗外倒退的夜景,他问,“z国那边有没有人联系过你。”

    杰勒米,“没有接到过相关电话。”

    “我知道了。”席承皱眉,再次看了眼手机屏幕。

    数分钟后,车子停在一处古堡前。主道铺着长长的红毯,红毯两边闪烁着无数个闪光灯。

    亮光让席承眯了眯眼睛,“不是封闭展览?有说通知媒体吗?”

    杰勒米回,“这次慈善说是改成公开了,除了邀请各国的名流,还有很多影视圈娱乐圈的。”

    席承看着他。

    杰勒米,“……”

    杰勒米,“sorry,boss。事情一多,我就忘记和你说了。”

    席承捏了捏酸胀的眼睛,“算了,先下车吧。”

    下车后,杰勒米走在席承前面,企图用自己壮硕的身躯来阻挡那些繁杂的闪光灯。

    可惜……亚瑞的名声太响,关注的人太多。

    “Please  look  at  me。(请看我这里)”

    “Xi  Cheng!Look  here!(席承!看这里!)”

    “Please  get  out  of  the  way,You\'re  blocking  the  camera!(请让一让!你挡我镜头了!)”

    杰勒米,“……”真麻烦,让是不可能让的。

    两个大男人一前一后,准备用超他人以十倍的速度走完这段红毯,但事与愿违。

    高跟鞋快步踩在红毯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席承的胳膊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席承先生,真的是你啊。”

    对方抱得很用力,席承几乎是被拉住立在了原地。

    杰勒米正快速走着,忽然发现周边的闪光灯齐齐对准了他们所在的方向,较远的几个摄影师更是捧着镜头小步跑了过来,唯恐落后。

    杰勒米放慢脚步,微微侧首低声说,“boss,有情况啊,他们为什么都聚过来了。”

    说了半天,并没有等到席承回答,杰勒米奇怪地回首,这一看彻底愣住了。

    几米远的地方,席承被一个女人搂住胳膊。对方穿得很是夸张,一身大v领露脐长裙,半个酥/胸都露了出来,席承的胳膊几乎是‘被塞’进了对方的沟壑之中。

    杰勒米,“……”请放开我的boss,让我来,谢谢。

    “席承先生,上次你说想再见美原一面,没想到隔了这么久我们才碰面。”上衫美原微笑着说。

    席承,“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先松开吗?”

    上衫美原轻轻一笑,略微放开了手,但又没有完全放开,勾着西装袖子的一角说,“你该不会把我给忘记了吧,上次酒宴的时候,我们还约定了一起去我家玩儿呢。”

    杰勒米走到身边,不由挑眉。

    如果没记错的话,离开时他们的确说了一句‘合作顺利,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一定会去日本,希望您能带我们欣赏当地的风采。’

    席承冷漠地看着她,正准备说话,已经有记者忍不住提问了,“你和这位女士认识吗?是什么关系?”

    上衫美原对着镜头微笑,亮闪闪的眼影很是媚人,率先说,“我爸爸和他关系还不错。”

    “原来已经见过家长了,请问什么时候订婚?”记者恍然大悟,也更加兴奋了。亚瑞的这位华人总裁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如今竟然公开和某一女性有亲密关系,怎能不让人好奇?

    席承唇角微扬,有些想笑。借他炒作的女人或者男人挺多,但这么明目张胆的却很少。

    “上衫小姐。”席承淡淡道。

    上衫美原立刻转首,看向席承,“怎么了?”

    席承,“上次的合作,你父亲上衫先生似乎并没有履行到合同上的条件,亚瑞法务部已经向国际法庭提起诉讼,麻烦你代为转告你父亲一声,请他尽快传召,否则我不介意用更严厉的手段。”

    上衫美原笑着的脸顿时一僵。

    杰勒米在后面看的想笑,这位日本跨过企业的千金整天泡在娱乐圈,一心想做最红女性。估计只知道用什么手段提升地位最快,却从来不去了解自己家企业现在的经营状况吧。

    记者A,“……”搞半天是这位不知名女星想借亚瑞的名义炒作。

    记者B,“……”想红想疯了。

    记者C,“……”无聊,就不能来个亚瑞总裁真正的修罗场吗?明天新闻稿该怎么办?要不就写这位日本三流女星借机炒作?

    “况且。”席承又说,“作为女士还请矜持些,我太太不会希望我被别的女人搂住。”

    杰勒米,“???”

    上衫美原,“?”

    记者们,“???!!!”

    “It  seems  that  you  say  you  love  me  is  false。(看来你说你爱我是假的)”一道清亮的女声,忽然在不远处传来。

    众人看向席承身后,眼睛一亮。

    一身黑色为底,蓝色绣花的缎面旗袍完美地衬托出她婀娜的身姿,妆容精致不刻意,这是一位少见的东方美人。

    席承在听到声音时已经愣住了,转身看向来人。

    将晚站在原地,“席承先生,你不用解释一下吗?明明和我在一起,却并没有告诉我你已婚。”

    数百人的现场鸦雀无声,只有闪光灯扑索扑索的狂闪。

    席承注视着面前的女人,踱步走了过去,握住了她的一只手,轻声问,“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手指被人轻柔地捏着,将晚承认那力道让她觉得舒服,但一想到这人原本说离开一个月,如今都三个月了还始终归期不定,就连电话也是通着通着就断了。

    将晚抽出手甩了甩,“你这么对我,小心你太太生气。”

    席承轻笑出声,重新抓住,“那就让她生气好了,我现在在意的是你。”

    现场,“!!!”

    闪光灯闪的更加猛烈了。

    将晚看向那位早已被挤到一旁的日本女星说,“这样的渣男你也要吗?”

    上衫美原,“……”

    “这位女士你也是明星吗?”有记者问,“今天来这里是因为你的‘男友’出轨了?”

    杰勒米听得眼皮直跳,很想对这记者骂两句,可一看到席承的样子,他就完全不想开口了。

    是啊,一个眼中只有爱人,完全不在乎声誉的男人,本人都不着急他急啥。

    杰勒米耸肩。

    将晚微笑,“我不是明星,我只是来参加拍卖会的普通人。”

    记者们纷纷不信,镜头又给向席承。

    而席承却兀自脱下西装给将晚穿上,皱眉问,“你怎么穿这么少?这边气温不比国内。”

    说着拉住将晚的手朝城堡内走,丝毫不顾得不到答案的记者有多难受。

    将晚任由他牵着,“你真的一点不在乎?”

    席承问,“在乎什么?”

    将晚说,“你的声誉啊。”

    席承,“你难道不是我喜欢的人?”

    将晚眨眨眼,“……是吧。”

    席承,“还是说你将来不会成为我的太太?”

    将晚,“……”

    席承轻笑,“你看,你自己也明白的。”

    将晚,“……”

    或许她该自理下,明明一开始是她故意开玩笑,结果这人却任由玩笑的影响力迅速发展,不动声色的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别这么看我,拍卖会要开始了,一起啊。”席承曲指理了理将晚眼前的碎发。

    “席承,三个月不见,你好像变坏了。”将晚眯起眼睛。

    席承,“那,是好的坏,还是坏的坏?”

    将晚,“总之是让我不太愉快的坏。”

    席承扬唇,忽然俯首吻住她的唇,“那我晚点给你赔罪。”

    “……”将晚想擦唇,可是一想到还抹了口红,终究还是停住了。视线停留在面前那张薄唇上那一抹殷红。

    席承,“怎么了?”

    很快,将晚的指尖便落在了他的唇上,指腹在唇上轻拭,暖暖的温度。席承甚至闻见了面前人身上的清香。

    很快,柔和JSG的女声传来,“你是想让别人都知道你‘偷吃’吗?”

    席承紧紧盯着眼前的人,“将晚。”

    “嗯?”

    “你介意我在这里亲你吗?要很长时间的那种。”

    将晚一怔,理智告诉她应该要拒绝,四周会有很多人,可是面前的这双眼睛炽热到快将她融化。

    心脏在此刻跳得厉害,将晚听到自己细小的声音,“去……去帘子后面。”

    旁边就是一个放了帘的小阳台。

    话音刚落,将晚就被一双大手牵着走远,阳台背光且安静,吻落下的瞬间,将晚甚至忘记了去思考,鼻息间是双方的气息。

    腰间被席承的手臂紧紧搂住,将晚伸出双手配合地搂住他的脖子,“唔……席承……”

    声音说不出的甜腻,随即而来,是席承更炽热的吻。

    将晚有些呼吸困难,可更多的是甜。

    是啊,刚确定关系,他就离开了,走了多久,她就思念了多久。

    时间慢慢流逝,席承松开胳膊,两人紧紧相拥,听着对方的呼吸和心跳。

    “将晚,我很想你,每天都想。”

    “嗯,我也是。”

    就在一群记者想着今晚要怎么把亚瑞总裁出轨的新闻写出花时,当晚的拍卖会就爆了一个大料。

    席承花重金拍下了压轴的艺术品,重约25克拉的粉色钻戒。并在众人瞩目下向那位出轨对象求婚了。

    无法想象的出格,让人无法置信的高调,可就在隔天亚瑞老总出轨的新闻刚出来时,亚瑞官网经年不变的背景图换了,以及遥远的z国,一家名叫Night的珠宝公司更换了同样一张背景图。

    原来从没有什么出轨事件,一切都只是情侣间的小玩笑。

    那是一张合照,男士揽着女士的腰,温柔地亲着对方的唇瓣。

    图片下方两行简单的字体:

    will  you  marry  me?

    Yes,I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