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公子威武 > 第0575章 来了硬茬子

第0575章 来了硬茬子

    等到蒙军的骑兵回援,神威军迅速钻进山林脱离了战场。塔擦儿的手下拼命趟过地雷阵和步军会合时神威军已经不见踪影。

    呼毕力谨慎的撒开队伍做好防范睡觉,天明立即开拔。

    次日,他的队伍在毕氏庄再遭狙击。

    这次神威军的骑兵直接对阵塔擦儿的精骑,神威军的骑兵主将张直亲自上阵,大老远的实施神臂弩抛射拦截,迎头而上,打得蒙军骑兵乱了阵形的疯狂后退。

    塔擦儿大怒,阵前将逃得最快的两个千户斩首,逼得蒙军拼死发起冲锋。

    但是,神威军却只在锋线上远距离射击阻拦,不和蒙军缠斗,一步步将敌人引去西部山区。塔擦儿见状,担心中了埋伏被神威军的步军合围,立即下令鸣金收兵,脱离接触继续开路。

    如此,神威军采取前面堵截,后面追击的战术,不断袭扰,砍头去尾的打击蒙军,集小胜为大胜消灭了不少敌人。

    此时,顾山单独率领三纵已经摸到了真定府,赖传芳获悉顾山到达指定位置后立即下令对呼毕力发起总攻。

    呼毕力刚到崆山就接到前后左右都是神威军在进攻的军报,蒙军被压缩在前后不到五十里,左右不足三十里的狭长地带,形势万分危急。

    他突然明白了,神威军一而再,再而三的拦截他,叫他走走停停的耽误了不少时间,是要在这里给他摆下宴席。

    这厮听见周围都是浓浓的炮石爆炸声仰天长叹,认为就要命丧此地啦。

    史天泽一边迅速指挥部属抢占有利地形拒敌,一边劝说呼毕力无虑,立即调动骑兵冲阵,掩护他的步军布防。

    双方展开了近战绞杀。

    正打得难解难分,担任后卫的许永忠突然反水,阵前起义投降了神威军,直接导致史天泽的后门洞开。

    这厮慌不迭的带着自家儿子和一万精兵断后,拼命堵住被神威军打开的缺口,一番激战后蒙军的阵地又缩小了不少。

    赖传芳得降将许永忠非常开心,这丫还是八字军夜叉的后世孙子,因不满临安朝廷的迫害才投的草原帝国。此人在史家军中因为不是一家人又屡屡受到排挤被边缘化。

    这次史天泽令他断后也是有意在消耗他的人马。

    这丫看到蒙军被神威军打得节节败退,认为蒙军退出中原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他身上流淌着八字军名将夜叉的血液,不可能跟到塞外漠北去做奴才嘛。

    所以,这丫简单的和自己亲卫商议之后立即在阵前倒戈投奔神威军,虽然行事仓促,跟随的人马也不到三千,却是打了史天泽一个措手不及,狼狈的退出五里脱离接触后才重新组织起防御。

    赖传芳因为事发突然需要甄别,压缩敌人的生存空间后也没有急着发起进攻。这倒是给了史天泽喘息之机,叫他迅速调整部署堵住缺口。

    参谋官刘整给赖传芳建议,要许永忠带领本部人马立即开赴真定府,假扮溃兵骗开城门,这个虽然冒险,却不失为一个妙招。

    赖传芳大喜,给许永忠配属三个大队令其立刻行动,或许真的能打开真定府的大门。呼毕力眼下手忙脚乱的,肯定还顾不上给外面传信。

    他将刘整叫到跟前讲:六纵是他一手带出来的,眼下作为预备队到达战场了。现在就将六纵交给刘整来带,拿下真定府后反手再将并州也给他夺回来,这是三少爷的军令。

    刘整一阵激动,马上站直了给赖传芳保证完成任务。他从孟巩处合并归来后一直留在大帐效力,今天终于放出去单干了。

    赖传芳再次叮嘱他,孟大将军赞许刘兄赛成孝,有万夫不当之勇,但是咱们神威军要发挥集体的力量,兄弟们拧成一股绳,众志成城击败一切敌人。

    去吧。

    刘整啪的给他一个立正,接令而去。

    赵玉林在后方看到前线发的军报,非常满意部队的进军速度和战力。

    孟巩看到他起用了有勇有谋的刘整,立即意识到他要放大招,笑呵呵的问赵玉林又有何妙计?

    他摆摆手说没得预案,前方如何出手,那是兄弟们自己的事儿,他是觉得六纵交给刘整带更好。史天泽有万夫不当之勇,咱们军中也不乏能征善战的兄弟,让咱们都试试谁的刀更锋利。

    老曹听得开森大笑。

    刘整一到崆山,众兄弟就找他问计。

    这丫谦虚的说他是来听刘副帅调度的。

    刘启光说:群策群力,三少爷说过,打仗不是哪个人自己的事。赛成孝来自中军大帐,定有妙计。

    刘整立马摆手,连呼不敢当。

    曹友凉认为敌人惊慌的猛搞障碍,这是要做短暂据守,但是最终目的还是要逃出去。下午史天泽的大儿子史格子那厮就连冲了三次,说不定今晚就有行动。

    刘启光给刘整讲:北边的水洼地势有利于蒙军骑兵的突击,他担心那里被突破,才叫刘兄领六纵加强过去。

    情况就是这样了,如何做?

    都说说看。

    刘整完全认同兄弟们的看法,认为天色将晚,各部队必须加强夜战准备,严防敌人偷袭出现混乱局面。他打算亲自带领一标人马夜袭敌营,由于夜袭不容易辨别敌我,因此需要兄弟部队配合,都不要动,只看他的。

    众人觉得这样太过凶险,不同意他这样一位纵队主将独闯敌营。

    刘整却说他在荆湖多年,对敌兵和敌营的布防很熟悉,是最好的带兵将领。史天泽还极有可能要夜间突破咱们的防线出逃呢,这就需要兄弟们严密设防。

    众人争论再三,认为还是他讲的在理,迅速分工做下安排。

    水洼的毕氏庄里,呼毕力正在商议突围。

    史天泽果真是一心事主,提议呼毕力和塔擦儿领马军沿着东北角突围,他自己亲率步军断后。

    呼毕力长叹一声,没想到神威军一次出动几十万人马和他死磕,因为他的犹豫不决叫诸将陷入绝境。

    这是呼毕力在打收买人心的悲情牌了。

    其实他根本就用不着,像史天泽这样的汉儿军将领,身体里虽是流淌着中原汉人的血液,但是他们投奔蒙军后一起吃、一起喝,本性早已变得和蒙军一模一样,根本就不把自己还当汉人了,绝对会一心跟着呼毕力卖命。

    而且,这厮经受过中原儒家文化的熏陶,待部下如兄弟,常常会施舍接济对他有用之人,还把自己打造成了乐善好施的大善人,在河北拥有众多的粉丝。

    有道是一个好汉三个帮,史天泽有如此众多的兄弟跟随左右,自然是实力雄厚。

    再加上这厮身高八尺,长的高大威猛,打仗每每冲锋在前,一帮义气兄弟护卫左右的战力极强,有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盛名。

    塔擦儿就没有呼毕力的那些多情说辞,干脆的答应了史天泽的突围方案,约定半夜同时从东北和正北方向分两路突围。

    刘整赶到六纵的阵地接过指挥权后立即靠上前线面见七纵的纵队长李世昌,报告了由他亲自领夜袭队突袭蒙军的计划。

    李世昌带领他的七纵和两个守备纵队防守北面,下午敌人骑兵冲的很猛,差点突破他的防线,七纵损失很大。

    赖传芳认为敌人很可能选择北边突围,传令李世昌不做死打硬拼的消耗,在对敌军进行有力杀伤后允许敌人突逃,交给骑兵截杀。

    他已经接到中军大帐的军令,有些担心的看着刘整说深入敌营破袭极度凶险,刘将军可要小心了。

    刘整笑着说中军大帐将鸿蒙谷新做一千件防护服都给咱们六纵了,他要试试新衣服的效果究竟如何?

    李世昌一脸羡慕的看着他说:将军莫说笑,可不是闹着玩的。

    刘整目光坚毅的点点头,将副纵队长马义叫到他身边说:六纵唯李将军马首是瞻,听李将军号令。

    刚交代完毕,敌人就开始偷营啦。

    李世昌笑着骂了一句:玛德,两边都想到一处了。他叫刘整放心的回去准备,放过出来的敌人再杀过去。

    刘整大笑道:对头。

    塔擦儿的骑兵倾巢而出,对着七纵的防御阵地直冲过去,遭遇到神威军预设阵地的猛烈打击后竟然冲出了包围圈,正在庆幸呐,神威军六纵的投石机和迫击炮按照预设的射击线路开始了猛烈的炮击。

    塔擦儿见他的人马在不断倒下,不顾后队了,立即下令继续往前冲。七纵很快封死了刚刚打开的口子。

    呼毕力正要跟着骑兵跑出去呢,突然看到前面的军阵火光闪闪,爆炸声连连,惊得勒住马缰。

    一只新宋军飞快的杀了过来,是刘整出手了。这支神威军的夜袭队避开了他的骑兵切击步军,将他的队伍冲的七零八落,眼看着就要杀到他的面前啦。

    呼毕力亲卫众多,迅速组成人墙将他围在中央。

    刘整看到面前来了硬茬子,敌军乌压压的挤着一团拼命抵抗,立即下令架起迫击炮给他一顿猛轰,打了就跑,趁着混乱继续向斜刺里穿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