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定河山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高智平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高智平

    黄琼意思是,赵无妨从如今苍梧伯晋封为静江候。任广南西路制置使,统管广南西路边军以及卫军一切事宜。其所封的这个侯爵,允许袭封三代。至于他的这个侯爵,能不能世袭罔替,或是能不能进爵为国公。那就看要赵无妨自己未来这几年,在广南西路的具体表现了。

    黄琼前面的这句话,让赵无妨松了一口气。自从在石城郡,黄琼与自己说那番啃骨头与吃肉的话之后。实际上对局势还是很明了的赵无妨,便已经有了一定的准备。他预计到,自己极有可能被留在广南西路任职。所以黄琼在与他说得时候,他倒是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意外。

    只是黄琼后面说的,让自己与大理国公主联姻的事情,却是让他不由得惊呆了。这件事,他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大理国再小也是一国,那位云萝公主便是年纪再大,可也是一国的公主。按照道理来说,除了乱世中的灭亡之国。否则从来没有过一国公主,配那个国家大臣的。

    尤其自己还是一个武将,那就更不可能了。这种联姻,再不济至少也是一个郡王。那里有一国公主,配一个武官的。这实在有些违反历朝历代的规矩。就算自己是这位主子,最为信任的臣子,这也不可能或是不应该。再说,自己虽说还算是年轻将领,但毕竟三十多的人了。

    人家那位公主虽说也是长公主,可不管怎么说都才二十多岁,正是水葱一样的年纪。又是一国公主,就算是蛮邦小国,可也是公主不说。这教养肯定不差,就算不能说琴棋书画,可这才华肯定也是不差的。自己又是一个只不过是粗通文墨的武官,与人家实在是有些不相配。

    等到黄琼说罢自己的想法,赵无妨一脸苦笑道:“主子,人家是大理国的长公主,又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臣只是大齐,一个粗通文墨的普通武官。蕞尔小邦的公主,也是一个公主。臣即便封了侯爵,也是一个臣。再加上臣都快四十了,老牛吃嫩草,这不是委屈了人家吗?”

    “臣可不敢有那个指望。主子让臣坐镇广南西路,臣倒是早就有了准备。臣年纪还算可以,还能为主子开疆扩土,或是守护一方。而且臣的性子,臣自己知道,也不适合京城那里。所以主子让臣留守广南西路,臣绝对会肝脑涂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绝对不会有什么怨言。”

    “可要说与那位长公主联姻,主子,此事还是算了吧。等到臣在这一半年稳定下来,还是找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为好。到时候,如果主子感觉到合适的,赐婚,臣自然也是高兴的。大理国的公主,臣不敢有任何的妄想。主子若是真想与大理国联姻,还是从宗室选择为好。”

    赵无妨的这个答复,黄琼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你是大齐国堂堂侯爵,又是朕的心腹爱将。娶她不过一个蕞尔小邦的公主,难道还配不上不成?年纪上虽说有些差距,可十多岁的差距也不算太大。你的身子又没有什么问题,正是巅峰时期,娶她算不上什么老牛吃嫩草。”

    “此时就这么定了,你不要有什么担心。朕与段贵妃,会帮着你操持此事。你就好好的,等着做新郎便好。朕给郭晨的密旨,已经命他寻找战机,将羊苴咩城顺手拿下来。将城中大理国宗室,无分男女老幼都押解到这善阐府来。这个云萝长公主架子就算再大,她也得受着。”

    “至于成亲之后,日子具体怎么过,那就是关上门后自己的事情了。不过,若是连一个女人都征服不了,朕还能将什么重任交给你?你什么都不要考虑,就等着做好你的新郎再说。朕是你的君,也是你的主子,这是圣旨,也是朕对你的要求。你若是不同意,便是抗旨不遵。”

    听到黄琼态度坚决的话,赵无妨一脸的苦笑加上无奈。挠挠了头,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在赵无妨答应下来之后,黄琼也没有说什么。将话题一转,转到了这几日的布防上。黄琼再三叮嘱,赵无妨多调集弓箭手,在关押高智升的地方,以及这善阐侯府周边秘密布防。

    同时调集军马,继续对善阐府周边继续清理。对失踪的高家子弟,继续的搜捕。而在最后,黄琼让赵无妨将高智平带来,他要亲自的接见。至于这个接任的人选,会不会最终定下来谁,等自己见面之后再说。但此事,对高智连一定严格的保密。至于高智连怎么处理,回朝再说。

    对于黄琼的吩咐,赵无妨倒是没有含糊,立马下去执行。只是在临走之前看着黄琼,想要说什么。可在黄琼严厉眼光的逼视之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能在心中轻叹一声,转身下去部署了。而看着赵无妨的背影,黄琼自然是知道,他张嘴却没有说出来的事情是什么。

    只是此事至关重要,关系到自己的某些事情,能不能顺利的展开。黄琼在此事上却顾不得赵无妨的感受了。而且黄琼并没有感觉,这个联姻有什么不妥。赵无妨是自己的心腹爱将,也是大齐的堂堂侯爵,配他一个大理国的公主,还不绰绰有余,这天底下又有谁敢说高攀?

    不过,虽说对赵无妨在此事上,有些畏惧的态度不满意。但毕竟此事,对于眼下的局面来说,还是一个未知数。真正的大事现在有两个,一个是重新废立大理国王的事情。一个便是挑选新任善阐侯的事情。相对于这两件事,赵无妨的婚事虽说也重要,但暂时不算什么大事。

    背着手,黄琼站在书房之中,目光看着书桌上的那封名单。心中却是一直在琢磨,那个高智连是杀还是留。此人野心太大,不单单是心狠,这手也相当的毒辣。不仅自己的堂兄弟,便是自己亲兄弟,自己的嫡亲侄儿都要赶尽杀绝。这其中,还有他念念不忘的兄长,唯一的一个遗腹子。

    若是让此人接任这个善阐候,不仅这大理国难以安稳,自己分而治之的想法,都会毁于一旦。便是与其山水相连,部族相同的广南西路和黔中路都未必安稳。这个人若是带回京兆府,放到哪里都是一个兴风作浪的主。此人究竟该如何处置,倒是一个颇为有些棘手的问题。

    就在黄琼反复的掂对,一时还没有琢磨出,究竟该怎么处置这个高智连的法子时。那边的赵无妨已经派人,将高智平给送了过来。而这个高智平进来之后,倒也算是老实,见到黄琼之后恭恭敬敬的,按照大齐的规矩,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口称草民高智平拜见大齐国皇帝。

    命他起身之后,黄琼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高智平。却是发现,这个如今才二十七八岁,与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人。与那个高智连并不很像,反倒是与堂兄高智升有六分相似。见到此人的相貌,黄琼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开口道:“你便是高智连,那个庶出的弟弟高智平?”

    黄琼有些冷的语气,让高智平微微一愣。不知道那里得罪了黄琼的他,急忙的跪倒在地磕头道:“草民,正是小高智连两岁的庶出弟弟。草民的生母,原本只是服侍主母的丫鬟。家父生前与主母恩爱,一直都没有妾室。只有一次醉酒之后,临幸了身为主母陪嫁丫鬟的生母。”

    “也许是上天的眷顾,偶然之间便有了草民。所以,臣是高智连唯一庶出的弟弟。草民的母亲,现在倒还活着。若是陛下不相信,可以将母亲传来对质便可以确定了。此事关系的草民的身世,更关系到草民的清白。所以草民不敢有任何的隐瞒,更不敢欺骗圣君。”

    对于这个家伙确定的答复,黄琼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就算是堂兄弟,骨血之间还是有联系,但也不能如此的相似。即便是庶出的弟弟,哪怕只是同父异母,可也不应该差别如此之大。从他的年龄和相貌来看,与高智连极少相似。倒是与高智升的弟弟,甚至儿子倒差不多。

    就黄琼所知,高智升的那位长子,被赵无妨称赞不已的高升泰,既不是他的嫡子,也不是他真正的长子。高智升前后四任夫人,包括刘敏与刘灵,以及昨儿那个续弦吐蕃夫人在内,都没有给他诞下一儿半女。而几十房小妾虽说所出不少,可也许受制于骨血的原因,前几个都没有站住。

    一直到三十多岁,才有了高升泰这个儿子。而他之所以很重视这个高升泰,除了他是事实上的长子之外。更因为高升泰站住之后,接下来的几个儿子和女儿都陆续都站住了。而且在这个高升泰诞下之后,他在大理国的朝堂上,地位也越来越稳,侯府的势力也是越来越大。

    这在同样在侍佛甚诚的善阐候府,让高智升认为这个儿子,不仅是自己的福气,而且也是整个善阐候府的福气。所以,对这个儿子异常的疼爱,几乎用尽了心血教导。而这个也算是文武全才的儿子,年纪轻轻的几乎代替了,他在善阐候府所属的部族军,以及依附善阐侯府的爨黑军地位。

    高智升对这个儿子的重视程度,甚至到了他不在府中的时候,整个侯府的大权都会交给高升泰处置。正像是赵无妨说的那样,若是高升泰还活着,这侯府交给都谁都站不住。虽说面前这个人,只是高智升的堂弟。可不知道为什么,见到此人之后,黄琼却是想起来了高智升的那个长子。

    不过此人倒是极有眼色,见到黄琼的脸色微微有些沉。尽管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可却是谦卑的道:“陛下,草民在这善阐候府,只是一个庶出之子。从来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区擦手侯府的事情。草民不知道,陛下将草民召唤来,到底为何事。若是陛下想要问善阐候府的事情,恐怕是问道于盲了。”

    听到他这番,多少有些战战兢兢的话,黄琼却是摆了摆手道:“朕若是询问善阐候府的事情,自然有大把的人来询问。倒还用不到来问你。赵无妨对你印象不错,所以朕一时兴起便来找你说说话。你读过中原的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