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渡劫之王 >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 荣耀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 荣耀

    不只是这名骑军,所有这些骑军的身后都有这样一根用羊毛搓成的绳索。

    这根绳索的后方,是一根弹索。

    嗡!

    当这名为首的骑军身后的绳索烧断的刹那,他身后那些骑军都纷纷发出了震天的呐喊声,与此同时,一根接着一根的弹索弹动的声音,便成了此时战场的主角。

    数百上千个点燃了的竹筒一齐弹飞出来!

    此时表情冷漠的郑普观已经冲过了为首的这名骑军,他丢弃了之前手中的油布,正以敏捷的步法在这支燃烧的骑军阵中穿行。

    燃烧的战马根本无法撞到他。

    但就在此时,这数百上千个燃烧的竹筒爆了开来。

    磷火、硫磺和热油的气息,瞬间充斥他的口鼻。

    郑普观眼中的震惊变成了有些无法理解,他的眼瞳深处,????????????????甚至出现了一丝恐惧。

    他真的无法理解,这些寻常的军士是到底如何在整个身体都被灼烧的剧烈痛苦之中,还能够做到这种近乎电脑程序精准的控制才能做到的事情。

    是如何在冲刺穿过火场,引燃自己之后,还能够几乎同时抛出这些竹筒。

    这些竹筒抛出的时机实在太过精准,他此时冲入这支骑军的阵中,看着这些竹筒抛飞落下的位置,他知道自己无论朝着任何一个方位冲出去,都不可能躲过这些竹筒。

    更何况在竹筒爆炸之前,他嗅着那些气息,就已经知道这些竹筒会爆,会炸。

    这些人不怕死也就算了,但这种精准得如同电脑程序一样的控制和配合,是如何做到的?

    他无法理解。

    但他不知道的是,就在另外一个大坊市。

    在一片空地上堆满了铠甲。

    这些铠甲是皮铠,但却是最为精致和坚韧的皮铠,这一副皮铠的价值,甚至超过很多将领身上的锁片铠甲。

    这些皮铠的底色原本是黑色,但现在堆满的这种铠甲,却是暗红色的。

    血液的色泽,已经沁入了皮铠之中,变成了这皮铠的一部分,即便后面再怎么保养,再怎么上光,这些颜色都已经不会褪去。

    这是血魔骑。

    一般而言,唐人往往用魔、鬼、狼这样的字眼来形容那些北方游牧民族的军队,这样的字眼对于大唐而言并不算光鲜和正气,但这支骑军却是例外。

    这支骑军对很多游牧民族的劫掠部队而言,便是渴血的恶魔。

    这是一支最为精锐的轻骑军。

    他们最早诞生的方式便很奇特。

    他们最早都是“赏头者”。

    他们这些人最早虽然也是有军人的编制,但军队却不需要给他们支付军饷,他们只是依靠斩首来获得奖赏,他们是猎人,他们在黑夜和风雪之中穿行,就靠猎杀入侵者和游离在唐境边缘的敌军来换取酬劳。

    他们杀死的敌人很多,但自身的损耗也很大。

    因为他们根本没有驻防的任务,他们平时也根本不需听从任何一支边军的调遣,他们就是游走,战斗,杀敌。

    所以也没有任何一支边军有他们战斗的次数多。

    能够在这种军队之中长期存活下来的,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都是恶魔一样的人物。

    尤其在被那些游牧民族的统治者盯上之后,在和那些游牧民族的精锐军队长期的逃杀和追杀之中幸存下来的,不只是个人武力和意志极为强大,还必须拥有惊人的纪律性。????????????????

    这支血魔骑的铠甲和装备也是整个边军之中最优,所有的边军都很羡慕,但不嫉妒,因为这些装备也不是军方配给的,而是他们获取丰厚的酬劳之后自己定制和购买的。

    军方会给最优的装备,但是他们必须支付相应的银钱。

    所以血魔骑一直是很多边军心目中的偶像,以及根本不敢招惹的对象。

    他们的行动极为诡秘,不管是出击还是休养生息,都甚至不会给自己人留下线索,所以今日里,当四处火起时,就连这座城里的城防军和羽林军的那些高阶将领都根本不知道这支血魔骑的存在。

    等这些人从几个相邻的客栈和马场冲出来时,沿途的城防军和羽林军将领才知晓他们的存在。

    他们用很短的时间和城防军以及羽林军的将领做完了沟通,然后在这片空地卸甲,同时将身上那些堪称豪华的各种杀人装备全部留在了这片空地上。

    因为他们以后用不到了。

    这些,他们会留下给军方,留给后来人。

    此时,唯有数十名城防军的军士在这片空地上守着他们留下的铠甲和装备。

    这数十名军士站得笔直,他们的身体却在微微的颤抖。

    他们有些人在流泪,有些人咬破了嘴唇。

    而在那倒塌的酒坊周围,那些烟尘如风沙的地方,那些也在疯狂冲刺的骑军后方,许多还在等待着的步军,此时都在朝着那些燃烧着的战马和骑者在行着军礼。

    他们之前谁也不会想到,这种传奇一般的骑军在神都城里,他们之前也绝对不会想到,在如此强弱悬殊的战斗之中,这些血魔骑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战斗。

    而在更远的街巷之中,有无数的民众已经彻底停了下来。

    他们沉默的看着这支燃烧的骑军,心中却是犹如有战鼓在擂动。

    “这就是我大唐的血魔骑?”

    “这就是我大唐的骑军!”

    “有这样的骑军,有这样的军士,我们有什么外敌无法除去?”

    ……

    之前最早提出不要救火,让城防军和羽林军迅速挑选一个战斗地点来布置的那名老人,此时也已经在数名军士的搀扶下登上了城中的一座古塔。

    这座古塔上,在他登塔之前,便已经有几名城防军的重要将领在等待着他。

    这名老人虽然已经卸甲多年,但此时这座城,依旧需要他的经验。

    在血魔骑从大火之中冲出,然后引燃自己的刹那,这名老人便已深深躬身,朝着血魔骑的所在行礼,致敬。

    然后在此时,看着????????????????那些街巷之中矗立着的民众,看着烟尘之中开始行礼的军士,他有些骄傲的对着身旁这些军方的人说道:“今日过后,不管神都遭受多少重创,不管死掉英勇的军士,只要这座城最终存在下来,只要大唐还在,我们大唐,就注定会变的比今日还要伟大,所取得的成就,必定会比过往更加辉煌。他们如此战死,是荣耀,也是我大唐的荣耀。”

    轰!

    他话语声响起之前,那些天女散花般飞出的竹筒已经炸了开来。

    郑普观以惊人的敏捷和速度团身钻入最邻近的一匹战马的腹下。

    这个时候,战马上的那名骑军正好坠落下来。

    也不知道是被烈火灼烧导致面容的血肉扭曲的缘故,还是这名骑军原本就在笑,郑普观回首之间,就看到这名骑军坠马的骑军似乎在冲着他笑。

    这笑容异常的狰狞,却又显得异常的骄傲。

    无数的白焰和金黄色的火星,已经铺天盖地的溅射出来,瞬间铺满郑普观的视线。

    他的整个身体已经缩在马腹的下方,然而这匹烈马本身就在燃烧。

    他的头顶和背部,已经在被灼烧。

    而此时,这些白焰和金黄色的火星不断的崩飞,不断的紊乱飞行,黏附在一切可以黏附的血肉之上,即便是他已经团缩起来的身体都不能避免。

    他感觉自己瞬间就像是变成了一只刺猬,他浑身的血肉之中,就像是有无数滚烫的刺在生长出来。

    明明是火,然而在外面所有人的眼中,围绕着郑普观所在的数百丈方圆里,却像是下了一场雪。

    无数白色的焰火飘飘洒洒的坠落,遮掩住了那些马上坠落的英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