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始免费全文阅读_177.因为想不到骚标题,我就懒得想了_万书网
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诸天从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始 > 177.因为想不到骚标题,我就懒得想了

177.因为想不到骚标题,我就懒得想了

    “刚好是晚上呢,卫宫君。”远坂凛抬头望向天空,冬木市此时正处于傍晚时分,正是日落西山结束,天气微凉的时候。

    “确实呢。”卫宫士郎也看向天空,然后看了一眼身旁的saber。

    “嗯?”saber看着卫宫士郎似乎略微隐晦含义的眼神,有些不太明白。

    “卫宫君想要让saber回去,难道是想和我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么?”远坂凛看出了卫宫士郎眼神的含义,笑吟吟地说道。

    “不是……这个事情他……”卫宫士郎想要开口解释些什么,作为一名健全的高中生,他怎么会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顶多也就是偷看大腿之类的事情……

    但是这绝对是一位健全的高中生应该做的事情!

    “我明白了,是我待这里会妨碍你们的约会是吧,我这就离开。”saber听着远坂凛的话语,明白了卫宫士郎的眼神是要赶她走的意思,她也只能面无表情地回答着。

    “不要用这么委屈的语气啊喂!搞得好像我这个aster是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卫宫士郎突然觉得saber桑有些可怜,可怜的工具人啊…

    “那,我还是留下来好了。”saber继续面无表情地回答着,一会要赶我走,一会要我留下,什么lj御主。

    卫宫士郎“……”

    “我懂了,这个给你。”卫宫士郎看着面无表情甚至还带着点委屈的saber同学,只能掏出了两包薯片,塞到saber的手上。

    “我马上就回去。”saber在薯片到手后,立马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原来是在意这个吗……这就是,不列颠的王?”远坂凛被两人的操作搞得一愣一愣的。

    “那,远坂,不是要喝奶茶吗?走吧!”卫宫士郎见到saber走后,笑着开口道。

    现在,终于是他和凛小姐的独处时间了!

    “嗯!”远坂凛点了点头,身子往卫宫士郎这里靠了靠。

    卫宫士郎虽然现在是目视前方,但是脑子里浮现的画面已经不是眼前的所谓的街道,而是凛小姐身上的那股体香,气若幽兰,清香迎面。

    让人有些欲罢不能,想要更加凑近一点仔细地嗅一嗅。

    随着两人的身体越靠越近,两人的手有意无意地碰在一起,那种突然触碰到对方柔嫩的手指的美妙触感,卫宫士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种感觉。

    带着青涩的意味,又像是有意为之,两人的手都试探地轻轻抓住对方的手,在两人的手交互在一起的一瞬间,卫宫士郎的心跳开始不断地飙升。

    “又不是没有牵过手,士郎还是这么害羞呢。”远坂凛调笑着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原本略微羞涩而又沉默的气氛。

    卫宫士郎转头看向远坂凛,想要反驳些什么,但是似乎找不到话来反驳,手上的触感越来越近,直到完全的贴合,远坂凛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和卫宫士郎的扣在一起。

    十指相扣,不知道为什么卫宫士郎此刻总觉得全身发毛一样,有些不习惯,但是又觉得很幸福,两人的手扣在一起了,反而心跳没有那么快了,有些处于平静下来。

    “什么嘛……你想说什么就快点说啊!是觉得不愿意和我牵手嘛?”远坂凛并没有从卫宫士郎的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的表情,心里有些小失落。

    “没有不满,没有不满!”卫宫士郎连忙解释着,他看着远坂凛有些通红的耳根子,还有那个嘟囔起嘴巴的表情,觉着有些可爱。

    “是么……”远坂凛盯着卫宫士郎看了好一会,最终也只能放弃继续纠结下去,白嫖一杯奶茶是真正的快乐源泉!

    ……

    ……

    “你到底是在喝奶茶呢?还是在看哪里呢?”远坂凛有些无语地面前低着头喝奶茶,但是视线却往她的大腿上不断瞄着的卫宫士郎。

    “好白……啊?什么?”卫宫士郎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些非常不得了的话。

    卧槽,完蛋!

    “诶……是什么很白呢?卫·宫·君!”远坂凛笑吟吟的看着卫宫士郎,然后一脚就用力踩着卫宫士郎的脚上。

    但是卫宫士郎依旧表情非常自如,仿佛这一脚踩上去根本没有感觉一样。

    远坂凛看着满脸写满平静的卫宫士郎,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啊这……啊,好疼……”卫宫士郎这才反应过来,这时候就应该装作脚疼。

    没办法啊,【耐久】已经到达了ex级别了,这种疼痛,基本上没感觉。

    就算你拿铁锤打他的脚,那可能断的不是他的脚,而是那个铁锤了…

    除非你拿w吨的锤子,那砸下来,可能就可以造成一点点伤害了,不过前提是要有人能拿得起w吨的锤子,以及真的得有一个w吨位重的锤子…

    “装也麻烦装的像一点!”远坂凛冷笑一声,无情揭露了卫宫士郎的惺惺作态。

    “啊这……”卫宫士郎只能拿出卫宫家的秘传耸肩技能,很无奈地说道“没办法嘛,真的没什么疼痛的感觉…”

    “所以卫宫君你特地来这家比其他奶茶店贵一倍的店,就是盯上了这里面透明的玻璃桌子?”远坂凛觉得有些无处吐槽。

    “我还以为是卫宫君今天突然大方起来了……没想到啊,你就这么点出息!”远坂凛叹了一口气,觉得此子不可教也!

    果然木头永远都只能是木头,不可能开窍的。

    “啊……难道我能光明正大地看?”卫宫士郎最终解读出了这么个意思。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远坂凛轻轻扶额,他对卫宫君的理解能力彻底绝望了。

    真的不知道卫宫君到底是装的不懂还是真的不懂……

    心中无语了一下,远坂凛又重整旗风,嘴角略微勾起,视线往卫宫士郎的大腿上挪移。

    “不过……士郎你怎么样都想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哦~!”

    卫宫士郎看着远坂凛近乎若妖的眼神,咽了口唾沫,还有些不明白凛小姐想要做些什么,但是下一刻,他就知道了。

    一只小巧的包裹在黑丝内的小脚,连同小腿一起架到了卫宫士郎的大腿上,那种包裹在黑丝中若隐若现的感觉,此刻直击卫宫士郎的大脑。

    就像是大脑一片空白一样,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在大脑空白之后,卫宫士郎的脑子里便全都是面前的景象。

    黑丝,玉足,凛小姐的小脚丫!

    怎么办……好想趴下去舔…

    卫宫士郎现在极力压制着自己内心lsp的,只能看着凛小姐的黑丝小脚丫子压在他的大腿上。

    “看得爽么?”远坂凛的眼睛弯成月牙,笑眯眯地问道。

    “爽。”卫宫士郎很直白的回答着。

    “那想不想要更爽的?”远坂凛舔了舔嘴唇,架在卫宫士郎大腿上的玉足,脚指头微微动了几下。

    “想!”卫宫士郎双眼放光,卧槽,难道真的有更刺激的吗?

    那真的是健全的高中生能体验的嘛!

    “好那就给你更刺激的~”远坂凛将小脚略微向卫宫士郎的大腿上移动。

    卫宫士郎看着不断接近的小脚,有些兴奋地屏住了呼吸,咽了口口水,带着点震惊的表情看着凛小姐,真的假的啊……真的……要在这里……

    这种不健全的事情,真的可以吗……?

    他的心跳开始加速,身体有些燥热起来。

    一秒……

    两秒……

    三秒……

    五秒……

    一种奇妙的感觉传了过来……

    “啊~!”

    卫宫士郎惊呼一声,整个人仰面翻倒在地,连同屁股底下的椅子一起倒地!

    周围的人都有些诧异的看了过来,卫宫士郎一脸懵逼地倒在地上。

    说好的……不健全的事情呢?

    被耍了?

    艹!

    就是被耍了!

    在周围的人有些诧异和奇怪的目光下,卫宫士郎顶着尴尬爬了起来,重新扶好椅子坐了回去。

    “远坂!!!”卫宫士郎沉声看着面前捂嘴偷笑的远坂凛。

    “不行了,士郎,让我先笑一会……”远坂凛笑得前仰后合。

    “好玩吗?”卫宫士郎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说好的呢?这怎么和他想像的有些不太一样?

    远坂凛看着卫宫士郎一脸气鼓鼓的样子,就觉得非常有开心“怎么样?很刺激吧?”

    “雀氏……”卫宫士郎找不出一点话来反驳。

    “我没有骗你吧?”远坂凛又紧接着说道。

    卫宫士郎“……”

    好像确实没有毛病的样子…

    “好啦好啦,不捉弄你了!”

    卫宫士郎“……”

    远坂凛“……”

    “怎么啦?生气了?”远坂凛觉得自己好像玩大发了。

    “没有。”卫宫士郎语气平静地回了两个字。

    “没有生气?”远坂凛看着卫宫士郎有些太过平静的表情,内心咯噔一声。

    “没有生气。”卫宫士郎的语气依旧很平淡。

    “什么嘛,就是生气了。”远坂凛的脸上露出点歉色“对不起嘛,我错了……”

    “你没有错,是我的错。”卫宫士郎脸色平静地喝了一口奶茶。

    远坂凛“……”

    这下可就伤脑筋了啊……没想到卫宫君生气的时候这么难哄的嘛?

    远坂凛心中叹气,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后嘴角略微勾起,微笑着朝卫宫士郎招了招手“把脸靠过来。”

    “不要。”卫宫士郎脸色平静“反正远坂你又想捉弄我对吧!”

    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这样吗……那就没办法了呢……”远坂凛喃喃自语了一声。

    卫宫士郎依旧脸色平静,心中正在思考远坂凛又要怎么捉弄他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右脸上有些湿润。

    “嗯?”卫宫士郎瞪大了眼睛看向突然把身子凑了过来,吻了一下他的侧脸的凛小姐,脑子一时间有些发懵。

    “卫宫士郎……还有,凛?”

    一道略微有些熟悉的女声传入两人的耳朵内,远坂凛和卫宫士郎同时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投去视线。

    “aster?”

    远坂凛面色通红地看着站在面前的妈,红唇了卫宫士郎的脸略微分离,瞪大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