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第一仙免费全文阅读_第两百零二章 不讲道理往往是女人的特权_万书网
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都市第一仙 > 第两百零二章 不讲道理往往是女人的特权

第两百零二章 不讲道理往往是女人的特权

    原石被解石师傅剥去外壳,露出里面晶莹剔透的玉脉后,玉胚也被师傅先后取了出来。

    这样一来,没了相互间的干扰,莫老也就能利用“四象灵耳”,测听到玉胚的信息了。等满脸疑惑的他,发功一一锁定玉胚,又跟林凡报出的数据仔细比对后,他的老脸上,顿时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不,不可能!你怎么能在有多条玉脉相互干扰的情况下,还可以精确分辨出玉胚的成色,甚至连大小,都分毫不差……”

    有一说一,他这可是真的不忿啊!

    毕竟,当初练就灵耳时,他莫家一门的人几乎倾尽所有,自小断绝视觉观感刺激之余,更是连女人都不敢碰,如此才造就了独特的“听声识物”的神通。

    可如今,他竟然被林凡这个大帅比,轻描淡写间就用技高一筹的手段给比了下去,莫老他怎么能接受得了呢?

    “我不服啊!我明明为了神功付出了所有,凭什么还比不上你随随便便几下班门弄斧!”

    “呵呵。”林凡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被满脸心不亏模样的他给整笑了。

    班门弄斧?还真让你给说对了。

    只不过,小丑却是你自己。

    说起来,你这小老儿还真是不嫌心大,居然敢跟我堂堂万域仙王比拼神通,你这不是硬生生整成龙王庙门前洒水,贻笑大方了吗。

    想到这里,林凡也不客气,索性又重复了一遍他方才就早早放出的话。

    “我说过,你的灵耳解决不了的问题,不代表这世上没人能解决。对了,很不巧,林某恰好就是其中一个。”

    “你!”

    莫老不听则已,听他把这杀人诛心的话说完,顿时一口气卡在心口送不上来,情急之下他身子一抽,硬是把瘦脸憋得通红,随即,一口老血,便顺着干瘪的嘴唇喷了出来!

    周文青一瞅,方才还无比自负的莫老比拼“听声辨玉”完败于林凡之后,更是在遭到林凡打脸后气到吐血,心中不由得大爽,也不藏着掖着,径直走到场中,当着蒋成惠的面抚掌大笑道

    “精彩!”

    “不愧是我妹认同的男人,林兄弟,没想到你除了有一双去伪存真的好眼睛之外,还藏有一手‘听声识物’的好神通啊!”

    “真是的,连老哥我都让你给蒙在鼓里了,讲真,你好皮啊!”

    说着,之前在与蒋成惠的交锋中,就一直被她按在地上摩擦的周文青,只觉得一吐胸中不快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不由得乘兴转向方钢,大笑着提醒道

    “方老板,如何?这样的结果,如此精妙绝伦的表现,林凡他足够资格,让你把原石的代理权交给他打理了吧?”

    面对他的问题,之前一直在默默观察林凡表现,面上却鲜有表情的方钢,也不由得随之动容。

    “哈哈,周兄,不瞒你说,我方钢混迹玉石界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遭见识到林兄弟这般好手段。佩服,佩服!”

    “既然比试的胜负显而易见,那想必蒋小姐,也不会反对我将手上原石在龙国的代理权,交给林兄弟决断吧?”

    面对方钢一锤定音的表态,从刚才起就一直没说一句话的蒋成惠,面上却依旧没有一丝波澜。

    只见她不慌不忙地招呼手下将吐血昏迷,不省人事的莫老抬去大寨医生处救治后,这才面不改色地眯眼朝方钢微微一笑。

    “方老板,林兄弟的表现的确两眼,莫老他输得不冤。这一点,成惠心服口服,并不想多辩解。”

    “不过,若你仅凭这一点,就要将龙国总代理的位置全权交给林凡这个刚涉足玉石行业的门外汉,成惠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方钢一听蒋成惠一语道破他心中唯一的疑虑,不由得轻轻皱了皱眉头。

    “不必多虑。讲!”

    “好说。成惠谨以为,辨别原石的能力,只能作为玉商的基本功,真正决定一个玉商能把你手上的原石利益最大化,除了能慧眼识宝以外,更重要的是,他有没有加工原石的扎实工艺。”

    听她说到这里,方钢不由得竖起手肘,摸了摸胡渣齐整的下巴。

    “唔,没错。”

    而善于察言观色的蒋成惠一瞅,若有所思的方钢被她带起节奏,这才继续不紧不慢地进一步解释道

    “方老板是明白的,一颗玉胚,与成形的工艺品之间,可是有着数倍到数十倍不等的差价,而这些,都是通过完善的加工手艺来实现的。”

    “嗯,确实。”

    “所以,我想要说的就是,林凡仅凭辨识玉胚的天赋,还不足以成为你的总代理,因为,无论是他,还是胆大心粗的周文青,都缺乏一整套成熟的玉石加工流程!”

    说到这里,蒋成惠故意顿了顿,随即才加重语气,低调而自信地总结道

    “而这,却是我和我的团队,所能给你提供的!”

    不得不说,蒋成惠这个女人,在玩弄人心上,的确有两把刷子。

    君不见,比拼神通完胜莫老的林凡,凭借神乎其技的表现,几乎都要把方钢的态度拉到他和周文青的阵营里去了,可她不过三言两语,就轻松地把方钢给拽了过去,这可不是运气,而是实打实合纵连横的能力。

    若把她放在乱世,指不准,又是一个媲美苏秦、张仪的风云人物。

    这不,听她说完一席话,方钢顿觉脑海中便只容得下她那一席话了,于是顺坡下驴,试探着向她问道

    “那依蒋小姐的意思?”

    “很简单,我可以再给文青一个机会,让林凡跟我从云地召集来的专业加工团队再比一场。最后,看谁的加工工艺能更胜一筹,那才是当之无愧的金牌代理人选。”

    听她把话说完,头脑一片清明的林凡不由得略微撇了撇嘴。

    好家伙,这女人还真是能偷换概念!明明就是先胜一场的我们在给她机会,结果,让她那张巧舌如簧的嘴一搅合,反倒搞得是周大哥在向她讨要机会了?

    好吧,你是女人,你有不讲道理的特权。

    那我们接战还不行吗?

    反正,不管你的团队是不是集合了云地业内精英的高手大联盟,在我林某眼中,不过就是一堆土鸡瓦狗罢了。

    想到这里,林凡果断伸手拦住虽然很生气,但却就是想不清楚到底哪里不对劲的周文青,淡然应战道

    “行吧。既然蒋小姐执意要再比一场,那林凡自当奉陪。”

    “不过,话先说好,这场比试,必须是最后一次。”他可不想,等到赢下比试,到时候蒋成惠再来一出翻脸不认账,那他跟周文青不就傻了。

    蒋成惠可不傻,自然听出,林凡这是盘敲侧击地告诉她女人,耍赖皮可以,但却仅此而已。

    她毕竟是蒋家的未来继承人,还不至于硬当那种给脸不要脸的人,被林凡一敲打,考虑道她所代表的一方大族蒋家,蒋成惠便眯起眼睛,笑着回应道

    “林凡兄弟放心,成惠在此表示,这次真的是最后的比试了。”

    有了她的保证,林凡这才放下心来,大方地走到工坊中央,旋而风度翩翩转身,朝蒋成惠做了个“女士优先”的手势。

    蒋成惠也不客气,从容地拍了拍手,还真个唤出一排列队得齐齐整整的师傅,每一个都目射青光,指结厚茧,身材精瘦,肌肉紧实,一看就是在玉石加工领域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资深匠人。

    看到这伙人一个个摩拳擦掌,露出胜劵在握的模样,周文青可坐不住了。

    “唉唉唉!犯规了啊!林凡可只有一个人,你怎么整出这么多人来了?打群架呢你?”

    面对他怒气冲冲的质疑,蒋成惠却不以为意,反倒眯眼朝一旁的方钢微微一笑。

    “方老板,我这可不是存心要占文青的便宜。你知道的,玉石加工讲究工艺间的配合,我这每一个师傅,都是不同工艺环节的翘楚,他们集合在一起,才能展现出真正的实力。”

    “有道理。林凡兄弟,你怎么说?”

    林凡一瞅,方钢明显更相信准备好专业团队的蒋成惠,便也懒得争辩,而是一如既往地倒背双手,淡然傲立,打算继续沿用他一贯的风格——用事实说话。

    “没事,不打紧。开始吧。”

    方钢一看,两边都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也不废话,果断让手下抬出两块重达数百斤的玉胚,让双方作为比试的材料。

    也得亏是他了,否则,换做别人,还真做不到如此豪横,随随便便一挥手,就扔出价值数千万的玉胚给两拨人马练手。

    只听方钢一声令下,蒋成惠那训练有素的团队顿时一秒进入工作状态,几十号人各司其职,井然有序地赶到各自工位上站好不说,大家还都熟练地摸出随身携带的工具,有条不紊地对诺大一块玉胚休整加工起来。

    不得不说,蒋成惠找来的人,个个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对玉胚的脉络走向可谓是拿捏得恰到好处,对玉胚表面做完初步清理后,大家很快便因势象形地制定出加工方案,决定利用这块一米长,半米宽的玉胚,加工一座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玉珊瑚。

    而反观林凡,二十分钟过去了,却还在那如同发呆一般背着手闭目养神,似乎在掩盖自己毫无头绪的尴尬。

    见此情景,就连一向沉稳冷静的蒋成惠,细眼中都不经意间悄然显出一抹掩饰不住的得意。

    文青哟,这就是你为之不惜赌上自己玉石生涯的人吗?

    在我看来,好像也不过如此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