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第一仙免费全文阅读_第一百四十六章 狗急跳墙_万书网
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都市第一仙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狗急跳墙

第一百四十六章 狗急跳墙

    “畜生啊!”

    宋长生缓过神来,眼中残存的希望已经一扫而光,剩下的只有满满的悔恨和愤怒。

    眼看恩师二话不说就把法力拉满,金符一出手就是天师派最强的道法——“五雷正法”,聂云同也不敢怠慢,果断从芥子须弥袋里摸出一个红彤彤的香囊,信手往半空中一扔。

    说来也是神奇,那半个巴掌长短的香囊,到了空中,却突然变成了汽车般大小,一阵诡异的吸力更是从倒扣的香囊中倾泻而出,一下子就把宋长生用来召唤雷云的金符给收了进去,连之前他拿来压制“招财进宝”法阵的那些符纸都没拉下!

    老天师一看,自己施法的道具被自己的法器“八宝香囊”给尽数收了,心中愈发愤懑,只得从怀里掏出原本打算带给聂云同捉鬼降妖的法器,一卷看似破破烂烂的经咒——“镇鬼符”。

    只见嘴里念念有词的宋长生一口咬破他的中指,把滚烫的连心血往破烂经卷上一喷,奇异的事情顿时出现了

    无数半透明的青色符咒,居然如同活起来一样,霎那间就蹦蹦跳跳地从书卷里射出,眨眼间又化作书桌大小,一个个接连附着到售楼中心外的无形空气墙上,再次把那能蛊惑人心的魂咒给隔离开来。

    聂云同早料到这一着,发现恩师竟然牺牲本命精血也要压制无良法阵后,这小子居然眼珠子一转,从布袋里又掏出一件锈迹斑斑的宝贝。

    这一边,等靠连心血苦苦支撑法器的宋长生看清宝贝的模样,他不由得暗暗叫苦。

    原来,这看上去就很不一般的古老法器,唤作“六角青铜铃”,乃是老天师十多年前从一位盗墓的土夫子身上缴获而来的战利品。

    而作为跟那位心狠手辣的摸金校尉交过手的道爷,宋长生对这邪门玩意儿可不能再了解了。

    他记得很清楚,当初,跟那家伙对峙时,被他冷不丁摇响这要命的铃铛,一下子眼前就凭空出现了无数厉鬼,拼命地撕咬他的魂魄,差点把老天师生生撕碎……

    如今,宋长生意识到听他讲过这事的聂云同,居然毫不犹豫地对自己使出这一杀招,一颗心顿时变得拨凉拨凉。

    “从今天开始,我与你恩断义绝!”可还没等咬牙切齿的老天师把话说完,无数厉鬼就缠上了他枯瘦的身躯,疯狂地啃咬老人痛心疾首的灵魂。

    唐傲雪一看情况危急,正想上前帮忙,没想到怒火中烧的宋长生却奋力一震,把一件破旧的道袍挥舞得如同风车一般,暂时将烦人的厉鬼逼退。

    随即,只见他掌心一合,双手迅速结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法印,一声暴喝,蓝色青光结界已经以他为圆心,朝四周飞速扩散!

    聂云同见状,也是暗暗吃惊。他可已经把恩师的宝贝掏空,老家伙居然还有这般战斗力,这他可还真是属实没有想到。

    然而,既然跟狡猾恶毒的李波成了一路人,聂云同的心思又怎么可能简单?

    眼看宋长生压箱底的绝学——“天师结界”就要封住自己,聂云同可不敢托大,果断撕破道袍,露出穿在内里的金色丝衣来。

    被那令人头晕目眩的金光一晃眼,宋长生一下子就认出,这玩意儿竟是他藏在卧室床底的宝贝——“金丝羽衣”!

    “你这畜生,真是气死我也!连这个你都给偷走了!”

    看到恩师被他的无底线背叛给整得破了防,聂云同当即大喜,果断挺起大肚皮,整个人干脆往青色结界上一撞!

    “噼啪!”

    爆响声中,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

    明明是宋长生使出的封印结界,此时居然反过来把他给严严实实困住了!

    这!这又是什么情况?

    唐傲雪等人不解,林凡却一眼看出了个中缘由。

    看样子这羽衣上应该刻印了能反弹术法秘技的阵法,聂云同才能有恃无恐,不躲不让,反过来让老天师被自己的法术困住。

    让背叛自己的劣徒给算计得死死的,宋长生也是给气得不轻,若不是体内还残存有林凡“天人丹”的正气余韵,老天师此时恐怕已经气得吐血倒地,人事不省了。

    至于聂云同,一看本事,名气,声望原本总是压自己一头的恩师,终于在法器的帮助下,被自己牢牢困住,他的心中顿时无比舒爽。

    “哈哈哈哈!老家伙,怎么样,被自己的法器玩弄,这种感觉不错吧?”

    “你这孽畜还有脸说!”

    聂云同发现无可奈何的宋长生出了怒骂外已经束手无策,心中的爽快愈发爆棚!

    “哈哈哈!老头,我今天终于超过你了!从今以后,蜀地便只有一个真命天师!那便是我聂云同!”

    目睹这悲凉的一幕,张鹏等一众土生土长的蜀地人,心中顿时无比憋屈难受。

    他们可都是从小听这宋长生的传说长大的一代,心中早对德高望重的老天师有了感情,如今亲眼看到他被花了无数心血栽培的关门弟子亲手拉下神坛,满腔怒火一下子便燃了起来。

    而另一边,听到聂云同急不可耐地发表独立宣言,和他穿同一条裤子的李波则欣喜若狂地笑出了声。

    “哇咔咔咔!林凡,你不是觉得自己很能打吗?现在,我的好兄弟小天师,哦不,新晋正牌大天师聂兄已经归位,不服的话,来,战!”

    听到这属蟑螂的表面兄弟艾特自己,原本就在唐傲雪哀求的目光中打算出手的林凡,终于伸了个懒腰,分开人群,来到了不可一世的聂云同面前。

    “呵呵,你也想挑战本天师?”自持有法器加成,刚刚又打败了象征蜀地道门天花板的恩师宋长生,聂云同自然膨胀起来了。

    可面对他居高临下的挑衅,负手傲立,慢慢睁开双眼的林凡却不过轻轻吐出一句

    “让我挑战?你也配?”

    “你说什么?大胆!”

    听清他的话,聂云同一下子就爆炸了,也不废话,干脆把手里所有法器尽数掏出,也不管会不会误伤无辜群众,就一股脑儿全朝林凡砸将过来!

    可谁知,就在他和李波以为林凡会在连宋长生都无计可施的宝贝面前败下阵来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聂云同面前的林凡,已经一巴掌招呼到了他肥嘟嘟的脸庞之上!

    “啪!”

    声音虽然清脆,可掌力其实也是极重的,一下子就把聂云同不可一世的肥脸扇得变了形,又带动着他滚圆的身躯凌空来了个难度系数三点零的“咸鱼翻身七百二十度”,这才干脆利索地脸着地翻滚出四五米的距离。

    而被林凡一巴掌拍得口吐白沫昏死过去的聂云同,想必不死也成了智障,一身修为早已被废得彻彻底底。这样一来,仗义出手的林凡也算是为老天师清理了门户。

    在场的人,都被林凡一言不合秒杀聂云同的表演惊得目瞪口呆,除了唐傲雪。

    她如今已经是林凡的小迷妹加死忠粉加自封的正宫娘娘,对他早已是无条件的信任。看到林凡暴打恩将仇报的白眼狼聂云同,正直豪爽的唐门女侠看向林凡的目光不由得又柔媚了几分。

    至于瞠目结舌的李波,回过神来,发现林凡正一脸戏谑地望向自己,心中顿时颤栗不已。

    可他毕竟是不要脸的祖宗,尽管内心慌得一匹,可面子上却不愿意落入下风。看林凡寸步不让地逼近自己,李波急忙隔空大喊

    “林凡!你别得意!你就算是赢了聂云同又如何?别忘了我们的赌局!哇哈哈哈哈!如今我们金波地产四大楼盘成交率已经过半,你的锦绣河山就算全部按市价卖出,也已经不可能赶上我们的销售额!”

    “所以,林凡,愿赌服输,还不快给老子滚出渝州!”

    听完他歇斯底里的叫嚣,依旧一脸淡然的林凡,却眉毛一挑,玩味地发出一声反问

    “噢?是吗?”

    仿佛就是为了配合他一般,林凡话音刚落,唐海山便带着一众渝州大佬,开着各种宾利林肯劳斯莱斯,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售楼中心面前。

    而叶红和姜雨琦,也在“嘟嘟嘟”的螺旋桨声中,乘坐直升机来到了现场,甚至,两个面子极大的妙人,还带来了蜀地二把手,给林凡的锦绣河山造势。

    看到这么大的阵势,饶是马冬也扛不住了,果断明哲保身,在事情盖棺定论前,横跳到了唐海山一群人背后,算是在最后关头弃暗投明。

    有一说一,机关算尽的李波,几乎做到了算无遗计,而目前发生的事情,也大多在他的预期之中。可他千算万算,唯独漏掉了一点,那就是——

    “谁规定我的锦绣河山,成交价就只能是按市场价来呢?”

    听林凡把这一点道破,李波的脊背顿时被冷汗打湿。

    他心里通透得很,金波地产四大楼盘,如果房源全部卖出,总价的确高于大江集团的锦绣河山。

    可问题是,他按照那位大人的吩咐,强行压价抛售,吸引市民买房,实际成交价其实已经远远低于市价。

    而来现场为林凡站场的这些大佬,非富即贵,有钱有权,难道会买进低于市价的滥价房源?

    以这班人的身价,恐怕以市价三倍,四倍,甚至十倍的价位买下一套别墅,眼睛都不带眨的!

    想到这里,李波的内心,已经逐渐被绝望填满。

    可就在这时,泰然自若的林凡却慢条斯理地又给他补上一刀

    “对了,忘了跟你说,锦绣河山虽然还没开盘,但房源已经全部预售光了。嗯,没错,我们的房子,卖爆了。”

    听到这个消息,李波哪里还说得出话反怼,整个人顿时如坠冰窟。

    然而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人一旦倒霉了,是喝凉水都塞牙缝,崩个屁都砸脚后跟。随着一阵由远及近的警笛声,被洛冰请来的戚辉,一下警车,便给李家又带来一个坏消息。

    “金波地产的负责人在哪?我们接到群众举报,你们涉嫌非法强买强卖,以及放高利贷!现在请负责人跟我们回局里接受调查!”

    听到这个消息,李波眼前顿时一黑,差点晕倒在地。幸亏他爹李刚爱子心切,急忙上前表明身份,担下所有责任,十分配合地跟戚辉回警局接受调查,这才把目瞪口呆的李波暂时保住。

    眼看局势一下子急转而下,李波也急了眼,赶紧跑到僻静处,拨通了宋金水的电话。

    “干妈!你快帮帮我啊,我爸被抓到局子里去了,你快救……”

    谁知,宋金水不等他诉完苦,便冷漠地打断了他的话

    “废物!你们败光了钱,却没办好事,那位大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劝你好自为之。对了,以后别叫我干妈!”

    被宋金水挂断电话,众叛亲离,满盘皆输的李波眼看老爹被人塞进警车,不禁怒火中烧。

    望着林凡帅气的背影潇洒远去,李波沉思良久,终于咬牙切齿地拨通金正焕的电话。

    “喂,波少?”

    “正焕,我想好了,给我那种药!”

    。